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妙手神织 (1-10集完) (7/33)

[db:作者]2022-12-07 11:23:15

第三集  隐形内衣

第一章  赚钱大计

  「奥图勒斯城」位于苏里亚帝国首都──「萨多图拉城」西北西方,约八百
五十五公里处,面积约二百一十八平方公里,人口一百二十万上下,为苏里亚帝
国的第二大城。

  虽然它的地理位置有些偏僻,但因为城里拥有丰富的矿藏及林木资源,并与
欧格里皇朝的天然国界──卡笛拉斯山接壤,因此该城的繁华程度,并不逊于首
都萨多图拉城。

  这时乔装成中年大叔的我,正与穿着粗布长袍的两个女孩,走在奥图勒斯城
里以风月场所闻名的塞弗列卡大道上。

  「主人……」

  我转过头看着神情不自然的郝莲娜,疑惑地问道:「怎么,你不舒服吗?」

  「没、没有……我只是觉得很别扭。」浓妆豔抹的郝莲娜,微皱着眉头对我
说道。

  「为什么?」

  「那……那个……里面穿的……感觉很怪,很不舒服吶。」

  「会吗?」我拿下淡褐色镜片的眼镜,仔细端详着肩膀不时耸动的两女。

  「瑟肯叔叔,你设计这隐形内衣,究竟有什么作用?不但穿起来不舒服,而
且样式又古怪,跟我们以前穿的完全不一样耶!」头上绑着两根麻花辫子,乔装
成十六岁模样的艾美,也向我提出抱怨。

  「呵呵呵,缺点可以慢慢改嘛!但是眼前为了填饱肚子,也为了我们的研发
经费着想,你们就先委曲一下吧。唔,你们想想看,假如每种产品第一次推出,
就呈现最完美状态,那么这家商行要如何赚取后续改良商品的大钱呢?」

  艾美听到我这番精辟的「商经」后,当下送我两个字。

  「奸商!」

  听到艾美馈赠的「贵言」,我非但不以为意,甚至还沾沾自喜道:「哈哈,
我那死去的老爸曾告诉我,只要不伤害人命的前提下,凭自己智慧及劳力所赚的
每一毛钱,都叫血汗钱;假如有人送他奸商的称号时,那就代表这个人已经成为
成功的商人。」

  随着话落,我的脑海里倏地闪过一些片断画面。

  自从我和郝莲娜及艾美,从欧格里皇朝,一路逃到奥图勒斯城北城门外,约
十五公里的「拉吾尔森林」生活了将近半年,终于找到只有苏里亚帝国境内才蕴
藏的稀有矿产──银晶天钻,进而研发出各国势力亟欲得到的秘密武器──隐形
战甲!

  当初郝莲娜会虚报战功,就是想借着升迁后的军衔权力,帮未婚夫报仇雪
恨,只可惜她的计划不但没有成功,反倒成了皇朝缉捕的头号要犯。

  因此,一方面为了挑战自我能力,二方面也想戴罪立功,我们才会窝在那个
人烟罕至的地方,研究隐形战甲的奥秘。

  现在好不容易研发出来,原本我以为可以擡头挺胸,走路有风地返回国内;
可是经由郝莲娜亲自穿戴试验后发现,它竟只是一个空有其表,不具杀伤威力的
「垃圾」。

  经过讨论之后,我和郝莲娜原本猜想,是否因为她本身拥有魔法,所以产生
了排斥效应;但之后我们又威逼利诱,叫艾美穿戴试验,没想到结果仍然和之前
一样。

  后来我不死心,又想办法筹措一笔资金,依照我的尺寸做了一套;可是当我
把自己塞进那套银白色的帅气战甲,拉下覆面护罩启动后──我也像她们一样,
全身赤裸站在原地,忍受她们充满讥讽意味的言词。

  「嘻嘻嘻……老公,你那里没翘起来的时候好小,好可爱唷。」

  「哈哈,古奇……现在我终于晓得小蚯蚓的真正作用了,哈哈哈……」

  尽管我不愿承认失败,但残酷的事实却摆在眼前!这也意味着,我们的研究
又回到了原点。

  然而,每件事都有一体两面,就看我们如何看待它。

  隐形战甲的实验结果虽告失败,却并非一无所获;起码,我们已经能让银白
色金属的战甲成功隐形!

  虽然它距离和人一起变成透明的境界,似乎还差了一大步,但我认为只要有
心,一定会成功!

  问题是,若要再继续研究改进的话,势必得投入更多时间心力,以及研究经
费。

  时间、心力方面的问题还好解决,可是研究经费……正是我们目前最烦恼,
又亟需解决的问题。

  正当我们苦思经费来源时,我骤然想起上一次,郝莲娜启动战甲后却呈现赤
裸的性感胴体时,灵光一闪所想出来的赚钱大计。

  可是当我把这个想法向两女提出后,郝莲娜却对我投以难以理解的目光。

  「老公,你说的隐形内衣有什么作用?」

  艾美更毫不客气地奚落我:「对呀,由你这根废柴研究出的战甲,顶多让它
变得看不见,根本不具杀伤力,更没有防御功能……这种垃圾有谁想买?」

  听到这些负面言词,我只是淡然地笑道:「等我制做出来,你们就明白它的
价值了。」

  根据我们将近半年的研究,以及郝莲娜对于魔法理论的理解程度认为,倘若
要让一个物体隐形,无非是有两种方式:拟态与光线穿透。

  无论哪种形式,它的基本精神就是:要让人的眼睛产生看不见的错觉。

  以我们与正宗隐形战甲交手的经验来看,它应该属于后者。既然它采用光线
穿透的方式,达到让我们看不见的效果,那么以光系魔法元素作为主要材料,就
成了我们研究思考的方向。

  然而,要制造出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战甲,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融合不同属
性的魔法元素。

  为了解决这个技术瓶颈,我试着拼凑出十一岁那年,师父把我这个没有魔法
体质的普通人,硬改造成具有风水二系混合魔法体质的惨痛过程,再与郝莲娜讨
论、实验,历经八百八十七次的失败之后,终于在第八百八十八次实验时,利用
五阶六级的光系魔晶石,与三阶的水系魔兽核为主,两者以四比三的主要比例,
加上三十二种各式矿物混合,再以六阶八级的顶级火晶石做燃料,利用它产生的
高温淬炼了三天三夜,在最后成形阶段,加入了不到三公克的银晶天钻粉末,炼
制了七天七夜,又历经九蒸九晒的繁琐且枯燥的定型程序,终于克服了这个几乎
无解的难题。

  由于我将自己最后的底牌掀开,郝莲娜与艾美才晓得,为什么我在学院死皮
赖脸读了七年,魔法武技仍然毫无寸进的真相。

  还好,郝莲娜知道这件事后,并没有说什么,而那个被我压在干草堆上,干
了好几次的情敌,虽然口头上仍不愿承认她「因性而爱」,但我经由郝莲娜口中
得知,她早就放弃了置我于死地的念头。

  正当我心不在焉,随意瞟着两女意淫时,艾美骤然打断我的思绪。

  「瑟肯叔叔,你怎么笑得这么邪恶,是不是又想到了龌龊下流的事情?」话
才刚说完,艾美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白了我一眼轻声道:「啊!你这变态大
叔,把『透视眼镜』拿来!」

  听到这句话,我连忙将眼镜揣入怀里道:「桑妮侄女,这是很重要的赚钱工
具,不是一支十元里拉的破玩具,怎么可能随便拿给你玩。」

  「主人,那可不可以交给依奴保管呢?」浓妆豔抹的郝莲娜,神情羞怯地问
道。

  「不行!」我断然拒绝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件宝贝攸关我们的发财大
计,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只见艾美不着痕迹地,废了一只不知从何方伸来的鹹猪手,同时露出鄙夷的
神色说道:「那么瑟肯叔叔,你到底想要带我们去哪里卖呀?」

  「嗳!什么卖不卖的!你们又不是阻街拉客的妓女,干吗把自己说得那么难
听?你听好,我今天带你们来,就是想找个识货的金主!」我板起了面孔,纠正
艾美的措辞。

  「主人,你们别再说了好不好?你看那些人……」

  循着郝莲娜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群过往的嫖客,全都毫不避讳地朝这儿露
出了猥琐的眼神,以及不怀好意的笑容。

  倘若在声色场所林立的街道上,突然看到一位身材姣好,又化了个大浓妆的
女子,以及一名天真活泼、长相可爱的女孩,同时和一个中年大叔当街调笑时,
任谁都不会把这种组合,当成亲人间的嬉闹,或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在路上偶遇
时,不自觉伫足在大街上,闲聊彼此近况的正常行径。

  也因此,即使她对于这些人无礼的行径感到恼怒,却不能出声责怪他们。

  「算了,桑妮侄女,今天叔叔就不跟你计较了。我们快走吧。」我狠瞪那些
路人一眼后,连忙催促她们离开这里。

  尽管我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尽量不要与人发生不必要的沖突,可惜有人却
不这么想。

  我们一前两后,快步走在塞弗列卡大道上,眼看还差一百公尺,就可抵达此
行的目的地时,忽然从旁边的暗巷,蹿出几道迅捷的黑影挡住我们去路。

  「喂,这位大叔,你真厉害呀!!竟然一次找两只鸡?不过我看你身体这么
虚,应该没有办法一次搞两个吧,需不需要我们兄弟帮忙呀?」一个金色短发,
看上去约二十岁,长相猥琐的年轻人正斜睨着眼,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对我说
道。

  随着话落,他身后五个年纪和他相仿的男子,立刻爆出夸张的淫邪笑声。

  若在欧格里皇朝境内,遇到这些只会欺负老实人的小喽啰,我早就亮出「喀
得尔皇家军事学院」的校徽,迫使这些不长眼的小白知难而退;若是遇到喝醉
酒,忘了自己叫什么名字的醉汉,那么我也就不客气地赏他几拳,踹他几脚,接
着再抢光他身上的财物,扒光他的衣服,然后扔到大街上让他自生自灭。

  但眼下位于人生地不熟的国度,以往那些威风凛然的手段,此刻当然完全派
不上用场。于是我只好采取另一种方式道:「几位兄弟,大叔现在我有事要忙,
所以请你们让条路,等我办完事之后再请大伙喝几杯如何?」

  这群不长眼的小白,听了我的话之后,笑得更大声。不仅如此,为首那名猥
琐男更是肆无忌惮说道:「哈哈哈,既然大叔有事要忙就先去忙吧。这两个女孩
呢,我们几个绝对会好好帮你『照顾』的。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呀?哈哈…」

  「喂!你们这群不长眼的家伙,大叔我今天心情好,所以不想让你们难看!
如果你们再不识相,到时候就别怪我,把你们打到连亲生父母都认不出来。」

  只不过,我半威胁半警告的话语,似乎收不到预期的效果。

  因为我话刚说完,猥琐男的右后方忽然沖出一个年纪和他相仿,长得瘦高的
男子,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而且一开口就满嘴臭酒气:「法克!你以为你是谁!
今天我们老大心情好,才会和你浪费这么多口水,不然的话早把你废了。告诉你
臭老头,识相的就把女人交出来!如果等到我们『拉吾尔骑士团』动手,我怕到
时候场面会很难看……」

  瞟着他们嚣张跋扈的嘴脸,我的手竟不自觉紧握成拳。可是我还没挥出愤怒
之拳,身旁己射出一道迅捷的倩影,直奔那六个不长眼的家伙。

  短短不到一分钟,前方就传来「喀啦喀啦」骨断肢折的清脆声响,中间还夹
杂六道高低不一,却听得出极为痛苦的惨嚎。

  直到迅捷的身影掠回我身边,我才冷眼看着在地上打滚,脸上露出痛苦神色
的小喽啰们,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道:「唉!大叔我早就警告你们,千万不要惹
我生气,可是你们偏不听。说实在话,看到你们如此痛苦,我心里也不好受;但
话说回来,我现在真的有事要忙,所以你们还是自己想办法治疗吧。桑妮侄女、
依凡,我们走……」

  「等一下!」

  「还有事吗?」我回过头道。

  只见猥琐男额头冒着冷汗,神情痛苦地对我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随意瞅了他一眼,「怎么,你想找人来报仇呀?告诉你,我才没这么笨!
只有没脑袋的人,才会傻傻报出自己的名字,然后坐在家里等仇人找上门。不过
话说回来……」说到这里,我骤然露出诡谲的狞笑道:「假如你被我的侄女打了
之后,恰好激发出你内心被虐的潜质,那么我倒很乐意帮你这个忙。」

  话刚说完,我马上对着他那被艾美打得凹陷的胸口,再狠狠踹上一脚,之后
就不再理会口喷鲜血的猥琐男,径自牵着郝莲娜与艾美的手,视若无睹地踏过他
们的身体,走向前方的目的地。

  当我们来到一间名为「情欲酒吧」的门口,我在进门前立即对艾美耳语授
命:「呃……桑妮侄女,待会我谈生意时,你千万不要像刚才一样沖动,可以
吗?」

  「为什么?」艾美不以为然说道。

  对此,我不得不耐心解释道:「你得罪那些小喽啰就算了,可是待会和我谈
生意的人是我们的金主,万一你又沈不住气而坏了大事,那么你也别指望我们这
一生可以平安归国了。」

  这时郝莲娜也出声附和道:「桑妮小姐,瑟肯主人说得没错。虽然我不知道
主人有什么想法,但为了实现我们伟大的梦想,你就听主人的话吧。」

  艾美故意嘟着嘴,并双手叉腰叱喝她道:「依凡,你的意见真多耶!这是身
为奴僕的态度吗?」

  「啊!唔……艾美小姐……对……对不起,依奴知道错了。」郝莲娜嘴里这
么说,但是我从她的眼神看出,她不但没有道歉的诚意,反而带着一股浓厚的怨
气。

  看到这情形,我赶紧出声道:「好了好了,有什么账回去再算,现在赚钱最
重要。」

  话刚说完,我已经闪进酒吧门口。

  艾美立即在我身后叫道:「喂,叔叔,等一下嘛!」

  我边走边回头道:「你们快一点呀,我们已经迟到了五分钟。」

  室外豔阳高照,酒吧内却一片漆黑。

  若不是靠着墙壁上点了几盏昏暗的油灯照明,以及四周传来劝酒、划拳的喧
闹声辨识所处的地方,我恐怕走没几步就会被满地的酒瓶,或随处置放的桌椅绊
倒。

  好不容易踢开满地的酒瓶,拨出一条可以容身通过的走道,我终于带着两女
排除万难,挤到了吧台前。

  随意找了个空位坐下,我立刻对站在吧台后方,长得方正的国字脸,体格壮
硕的酒保道:「钱宁,先给我来三杯『朱颜血』。」

  「哦。」酒保随口应了一声,又低下头做自己的事。

  「瑟肯叔叔,这里的空气好糟喔!」艾美皱着眉头,捂住鼻子说道。

  我拉过一张椅子,示意郝莲娜坐下道:「你们将就点吧,因为我们待会儿要
见的人,就是这里的老板。」

  郝莲娜用手扇了扇,但最后仍和艾美一样,捂着鼻子道:「主人,你怎么会
认识这里的老板?」

  我得意地笑道:「因为我交友广阔呀。」

  话刚说完,酒保正好将刚刚调好的三杯水酒推到我面前,道:「喏,你的
酒。」

  我把其它两杯递给身旁的女孩,然后对酒保低声道:「钱宁,老板在吗?」

  他看看我,又迅速打量我身旁的女孩一眼,随口说声「你等一下」之后,就
转头走进吧台后方的小门。

  等待回音的时间,我神色轻松地端起手上的水酒,对身旁的女孩道:「来,
喝一点吧,味道不错喔。」

  只见艾美拿起酒杯,凑到鼻子前闻了一下,随即露出厌恶的表情道:「瑟肯
叔叔,这、这杯酒……怎么有股血腥味呀?闻起来好恶心吶。」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径自仰起头,豪爽地一口灌下腥红色的酒液!

  剎时,一道微微辛辣中带点淡淡鹹味的酒汁,在口中迅速扩散开来,直接刺
激舌头上敏感的味蕾,之后再将生命当中的悲欢离合,化作酸甜苦辣的各种滋味
滑入腹中,最后藉由浓烈酒精燃烧,将一切俗事烦恼瞬间化为灰烬。

  这种奇妙的感觉,彷佛快速地经历一次充满跌宕起伏的精彩人生,令我不由
得心生感慨。

  「吁!好一杯冷眼看尽人生百态,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朱颜血』!钱宁今天
调制得太经典了。」我打了个酒嗝,从心底发出由衷的赞叹。

  艾美皱着眉头对我道:「瑟肯叔叔,你没喝醉吧?」

  「啊、什么?!我好得很,你问这个干嘛?」

  「因为以你目前的人生历练,应该没有这么深的感触吧?」

  我搓撚着微微上翘的假胡子,瞟了艾美一眼,笑而不答。

  「小妹妹,其实这杯酒的名字,和一则传说有关。」钱宁忽然从吧台后面小
门走出来对艾美道。

  「哦?什么传说?」艾美拉着垂挂在两肩的麻花辫子,露出好奇的水汪汪大
眼问道。

  「钱宁,你很啰嗦耶!」我狠瞪他一眼道:「你老板呢?」

  体格魁梧的酒保,依旧维持古井不波的平淡表情道:「哦,他在后面等好久
了。你们从右边的小门进去吧。」

  「嗯,我知道了。对了,钱宁,这几杯酒先记在账上,待会一起算。桑妮、
依凡,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