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姐夫的荣耀】第三十八章 小护士

[db:作者]2022-12-07 11:23:14

第三十八章 小护士

  “悬崖勒马,爲时不晚,老何,建国以来,胆敢射杀中纪委官员的,你,恐怕是第一个,这个第一可是臭名昭着,遗臭万年,你可不能一错再错。”躺在地上的乔若谷突然站了起来,他慢条斯理地穿上了衣服。

  “你一直醒着?”何书记脸色微变,乔若谷的清醒让他感到意外,而乔若谷的镇定更令他吃惊。

  “你也太小看中纪委的人了,经过特殊训练,我们这些人的消化功能异于常人,除非是溶于血液的剧毒,否则一般的迷药,安眠药,毒品都对我不起作用,春药这类东西就更小意思了,呵呵,我之所以装出迷失本性,目的就是把你和你的党羽引出来。”

  “既然如此,我更不能让你活着离开。”何书记淡淡地笑了笑,他的眼光冷漠而残酷。

  “无所谓,干我们这行的,随时都会有危险。但我可以告诉你,这次中纪委的行动主要就是针对你何铁军,爲此,我们联合了中央办公厅,中央军委一起行动,我们甚至动用了三十八军的特种部队。”乔若谷慢慢地走到我面前,挡在了我与两个黑衣人之间,我突然慨歎,明明已经绝对劣势,但乔若谷依然想着保护别人,尽最大能力把危险承担下来。

  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绝对的公平和绝对的法律,但这些维护华夏人民利益的执法者依然得到人民的期盼和拥护,我不禁对中纪委肃然起敬。

  乔若谷的话对于何书记来说如同晴天霹雳,我同样感到震撼,何书记在思考着,也许他在评估乔若谷所言的真实性,按情理来说,中央如此重大的行动,他何书记不可能不事先知道,一个人能做到华夏直辖市的第一把手,中央方面一定有他的强大的关系网。如果乔若谷所言是真的,那问题就严重了。

  “呵呵,你是在恐吓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市委书记,用得了动用那麽多的力量?”何书记对自己的关系网充满了信心,我看见何书记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我不是恐吓你,而是警告你,中央对你的调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在S市的势力盘根错节,光你左边的那位市刑侦六队的大队长,我们就知道你力量有多强大。”乔若谷淡淡地看着何书记左边的黑衣人。

  “厉害,果然是中纪委的人,那你再猜裁我右边这位是谁?”何书记脸上浮现一片杀气,我已经深感到了危险的降临。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另一位就是市缉毒大队的二级警监。”乔若谷又看向了另外一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似乎已经无力举起手枪,他心虚地后退了半步。

  何书记再次陷入了思想斗争,但不管如何,他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连我都看得出来,乔若谷无论如何都注定要被除掉,我奇怪乔若谷的咄咄逼人,他一点都不像以前的乔若谷,他完全可以不用如此锋芒毕露,也许,乔若谷也是孤注一掷,但我觉得乔若谷犯了一个错误,像何书记这种枭悍之人,你压力越大,他反抗越强烈。

  果然,何书记冷笑一声:“乔若谷,你做爲一个优秀的国家干部,不但没有尽心尽责工作,还深更半夜来这?对一个女子百般调戏侮辱,我身爲S市的父母官,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哼,我有录像爲证,如果你们中纪委胆敢无中生有,滥用职权,我一定告到政治局,告到人大常委……”

  突然,一个黑衣人急匆匆地跑进包间,神色紧张地在何书记的耳朵边嘀咕着什麽。

  何书记脸色大变,他咬了咬牙,沈声道:“告诉大家,準备撤离。”

  “是。”黑衣人点了点头,鬼魅似的跑开了。

  何书记眼中突然凶光大盛,他盯着乔若谷微微擡起了手臂,然后用力地甩下:“动手。”

  “砰。”枪响了,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很意外,我没有死,睁开了眼,我发现手枪射击的方向全部集中在乔若谷身上,乔若谷也没有死,他不但没有死,还像一条泥鳅,一条会飞的泥鳅。

  会飞的泥鳅当然能躲过子弹,乔若谷闪转,腾挪,跳跃都让子弹失去了目标,当他闪电般地把我扑倒在地时,我的心还是凉到了脚底,在这个狭小的包间?,一个人尚且难以逃脱,如果还要照顾我,他就算身上长出了翅膀,也无计可施。

  “砰砰……”枪又响了,响得很密集。

  以前我曾经听说过一句话:只要心中有爱,就一定无惧无畏。

  我果然无惧无畏,因爲我心?想着小君,当然,戴辛妮也让我牵肠挂肚,就连庄美琪,樊约,唐依玲,王怡,郭泳娴,葛玲玲,楚蕙,都一一在我眼前晃过,我在想,如果我死了,这些曾经与我有过情缘的女人会不会伤心呢?

  我猜,她们一定会伤心。啊,爲了我的女人们,我真的不想死。

  但撕心裂肺的疼痛彻底摧毁了我的意志。

  ***  ***   ***

  “呜……”朦胧中,我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哭声,吵死了,我迫切地想知道是谁在哭,所以,我睁开了眼睛。

  “哇……啊……医生……醒了……他醒了……医生快来呀……”一道刺穿耳膜似的尖叫后,就是一阵频乱的脚步声。

  仰躺在床上,我环顾四周密集的人群不知所措,这阵势有点吓人,爲什麽那麽多人看着我?爲什麽我闻到了医院独有的气味?我死了麽?

  哦,不,我没死,死人是没有感觉的,而我却感觉到整个胸腔都在痛,痛得连呼吸都困难,尽管如此,我还是笑了,因爲我知道我没有死,人活着比什麽都好,何况我又见到了心爱的女人们,只可惜,这些大大小小的美女个个都哭成泪人似的,哎,我全身绵软,连举手的力气都没有,要不然,我一定替这些可爱的宝贝们擦一擦眼泪,用手绢擦,噢,我没有手绢,用纸巾擦,噢,多浪费,还是用舌头舔吧,我喜欢吃女人的眼泪,现在就想吃,我太渴了。

  “水……”我艰难地吐出一个字后,又闭上了眼睛。

  ***  ***  ***

  听小君说,我受伤的第二天,父母就赶到了S市,这半月?,老妈真的爲我操碎了心,奇怪的是,她和老爸居然不问我爲什麽受的伤。他们不问,我也不说,但我心?憋得难受,我想问问老爸到底认识不认识何书记,更想知道乔若谷的处境。还有何芙,我一直牵挂这个命中的贵人,所有来探望我的美女中,唯独缺少了何芙,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伤好了没有?

  “小翰,你老实跟妈说,哪个女孩你最喜欢?”老妈一边帮我削苹果,一边用很严肃的口吻问我,岁月催人老,但母亲的风韵依然犹存,眉梢下闪烁的狡黠隐约藏着小君的影子,想必母亲当年也是一个独步天下的大美人。

  “我……我哪知道?”我对着母亲苦笑,不远处,小君呆呆地看向窗外,窗外的微风吹起了她的裙角,也吹动了她丝一般的秀发,晨曦洒在她皎白的脸上,一眼看去,竟如一幅美不胜收的图画。母亲的话似乎没有引起小君的兴趣,她手中的一个红苹果被反複不停地抛来抛去,但我知道,小君此时已经把耳朵竖了起来。

  “小戴就不错。”老爸发话了。

  “我也觉得辛妮这孩子不错,漂亮大方,对我们也很好,可是,我觉得小樊也很好,温柔斯文。”

  “月梅,你难道没看出来那个护士出身的庄美琪也对这小子有意思?”

  “怎麽看不出?这次小翰受那麽重的伤,真的多亏庄美琪了,唉,别人照顾小翰就没有庄美琪照顾得好。”

  “你说的是小唐吧?她虽然有点手忙脚乱,但她一直陪着中翰三天三夜噢,这份情,可不是装出来的。”老爸马上纠正了母亲的偏心。

  “唉,所以现在我不是在问小翰吗?我也没主意了,这孩子,平时木呆一个,想不到出社会后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好的不学,尽学那些到处留情的臭本事,和你这个老家伙一个葫芦一个瓢。”

  “喂,月梅,说说怎麽就扯到我身上了呢?”老爸苦着脸。

  “哼,难道我说错了吗?三十年前……”

  “哎哟……你又提这茬……”

  一阵微风声吹来,小君突然拧转身,美目翻翻,居然对着父母大声嚷嚷:“妈,爸,这是医院也,哥又要休息,你们能不能不要吵?”说完,她气鼓鼓地跺了跺脚,一阵风似的跑出了病房,我注意到小君的脸色一点都不好看。

  “啊?”

  “咦?”老爸和老妈面面相觑,在他们的记忆?,小君乖得像块蜜糖,又甜又腻,从来没有对爸妈大声过半句,今天,绝对是破天荒第一遭。

  “老李,小君这是怎麽了?”老妈茫然地看着老爸。

  “我还想问你咧。”老爸也茫然地看着老妈。

  “看我做什麽?我躺在病床都躺了半月了,哪知什麽回事?”看见父母把目光转向我,我也装着一脸茫然的样子,但我心如明镜,小君其实是对我发脾气,她在吃干醋,唉!我头大了。

  “恩,小君长大了,这段时间我发现她老走神。”母亲歎了一口气,顺手把削好的苹果递了我。

  “难道小君有男朋友了?”老爸问。

  “我可不清楚,咳……咳……”我一阵猛咳,咳得我伤口发疼,听说子弹离我心髒只差一片指甲的距离。

  “慢点吃,这孩子。”母亲嗔怪地瞪了我一眼。其实,我连苹果都没咬,之所以咳,全因老爸怀疑小君有男朋友,我心想,小君当然有男朋友啦,她的男朋友就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李中翰。

  “你妈的意思就是等你伤好后,就让你结婚,你也不小了,也该成家了,成家后就会有责任感,做事情就会思前想后。”老爸一般不罗嗦,但今天他真的有点罗嗦。

  “对,这次大难不死,也算是个福,所以我和你爸考虑让你成家,顺便沖沖喜。”母亲撩了撩蓬卷的秀发,轻轻地甩在脑后,快五十了,她头上一根白头发都没有,真是奇迹。

  “爸,妈,我的事业才刚起步,我……我不想结婚太快。”我嗫嚅了半天。

  “男人结婚后会更专心事业的。”母亲白了我一眼。

  “你妈说得对,而且,爸因工作要出国一段时间,所以很希望看到你成家,说不定等我回国后,就有孙子抱了,呵呵……”老爸有点眉飞色舞,他都五十五了,看起来就像一个四十岁的老帅哥,如果不是说话的语气老气横秋,说他是我哥也一定有人相信。

  “问题是,你们的儿子既不英俊,也不潇洒,到现在还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托付终生,怎麽结?”我一脸凄苦的样子。

  “臭小子,敢在妈面前耍花腔,我看你反了。”母亲气鼓鼓地敲了我一个爆栗。

  老爸倒没有责骂我,他沈吟了一下,突然神情严肃地对我说:“算了,那几个女孩子都不错,匆忙选一个也未必好,我看这结婚的事儿可以暂时拖一下。恩,趁小君不在,有些事情我必须和你谈谈,方月梅同志,你去把门关起来。”

  父亲直呼母亲的名字,真把我吓了一大跳。

  “恩。”母亲居然很听话地站起来,径直走向病房门,把门关上了,人却留在门外,病房?就只剩下我和老爸,我突然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

  “中翰,我要告诉你三件事。”老爸背负着双手,踱步来到床尾,他凝神看向窗外的样子让我仿佛看到了一个陌生人,这个人是那麽坚毅,冷酷,一点没有父亲的慈祥。

  “爸,什麽事?”我小声问。

  “何铁军已死,出了车祸,因公殉职。”父亲突然冷笑一声。

  “什麽?”我的眼珠子差一点没掉出来。

  “第二件事情,新的市委书记叫乔羽,他是乔若谷的父亲。”

  “那乔若谷呢?”我紧张万分,隐隐地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第三件事,乔若谷已重伤,他有可能残废。”老爸神情严峻地看着我。

  “什麽?”我闭上了眼睛,我不想泪水一下子就涌出来。

  “那一晚上,死的人很多,场面很惨烈,乔若谷趴在你身上,他身中七枪,我想,如果没有乔若谷,我们父子今天就说不上话了,哼,不过,党内对何铁军因公殉职的称谓反感异常,但何铁军毕竟是党内的高级干部,到目前爲止,能直接证明何铁军犯罪的证据还不够充分,有关部门从现场找到的一卷录像带中,发现了一个与何铁军关系密切的女人,这个女人很关键,她已经逃到了国外。”

  “是不是叫赵红玉?”我脱口而出。

  “是的,她是KT的公关,你应该认识她。”老爸点点头。

  “认识。”我脸一热,心?顿时紧张,生怕与赵红玉发生的韵事让父亲知晓了。

  “恩,这次你爸的任务就是把赵红玉带回来,只要把赵红玉带回来了,何铁军犯罪的事实就会水落石出,唯有如此,我们才可以除掉覆盖在他身上的党旗,党旗不容玷汙,他何铁军只会遗臭万年。”

  “明白了,爸什麽时候动身?”

  “马上就走。”

  “祝爸一切顺利,安全回家。”

  “恩,这段时间你不但要照顾小君,还要照顾你妈,有时间话,你也要经常去看看乔伯伯,爸这次主动请缨,私下就想报答乔若谷。”

  “主动请缨?爸,你现在是什麽身份?”

  “等我回来再告诉你吧。”

  “好,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妈妈和妹妹的。”

  父亲又叮嘱了我一番,这时,门外突然有了嘈杂声,估计有人来,老爸刚收住话头,病房门就被推开了,我看见母亲的身后多出了两个大美人,一个是戴辛妮,另一个却是庄美琪。唉!看见这两个美女,我的口水快滴出来了。

  “老婆子,我们走吧,让她们年轻人聊。”老爸又恢複了那副平易近人的面孔。

  “什麽老婆子?我很老吗?”母亲大怒,也许女人天生爱比较,与美女站在一起,母亲自然不愿意服老,其实,母亲一点都不老,她很美,很迷人。

  “咯咯……”一片娇笑中,父亲与母亲身影在我的视线中消失,我心?默默地爲父亲祈祷,祈祷他早日归来。

  ***  ***  ***

  “喂,你妈今年多大了?”庄美琪用手背探了探我的额头,护士出身的她很自然地对我做出了这个动作,我发现戴辛妮的脸色并不难看,心?才稍安了少许。

  “问这个做什麽?见我妈漂亮你嫉妒啊?”我瞪了一眼庄美琪。

  “嘻嘻,嫉妒死了,我还真想问一问方阿姨的保养秘诀。”庄美琪调皮地向我吐了吐舌头。

  “秘诀,我当然知道。”

  “哦?那快说。”

  “我爲什麽要告诉你?跟你又不是很熟。”

  “好你个李中翰,伤好了,就跟我不相熟了,哼,嫌我在这?碍手碍脚是吧?

  好,我走。“庄美琪拿起手袋,屁股一扭,真的向病房门走去,恩,她穿着一条窄裙,屁股扭扭的样子真的迷死人了。

  “哎呀,美琪,美琪,等会我还要去采购公司的日用品,这?少了你,我怎能放心?你别走,别走呀。”一身OL制服的戴辛妮急忙拉住庄美琪。

  “他想跟你戴大小姐亲近,所以我只好走咯,哼,我可不想做电灯泡。”庄美琪交叠着双手,眼睛看向天,说的话尽是酸溜溜。

  戴辛妮脸一红,美目含笑地娇嗔:“呸,鬼才会跟他亲近,我拿这些汤水给他就走,美琪你帮我照看他好麽?”骄傲的戴辛妮居然求人,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庄美琪吃惊地看着戴辛妮,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态,不用说,她一定会答应戴辛妮的请求。

  “哎呀,我都照顾他半月了,也不差再看他这几天,反正他也快出院了,放心啦,辛妮,我不走。”庄美琪笑嘻嘻地答应了戴辛妮。

  戴辛妮满心欢喜,她笨手笨脚地拿出熬好的鸡汤盛给我,我尝了一口,居然太鹹了,不过,看到戴辛妮紧张的样子,我心?只有感动,感动极了,纵然喝到嘴?的汤是苦的,我心?也充满了甜蜜:“恩,好喝,味道真的好。”

  戴辛妮笑了,笑得有些傻,傻得真可爱,她也急忙爲庄美琪盛了一碗鸡汤,庄美琪客气了两句,也有幸地喝上了两口,只不过她比我更会说话:“好辛妮,我可以再喝一碗嘛?”

  这次戴辛妮笑得更灿烂了,她临走的时候,还叮嘱庄美琪:“下一次我熬多点。”那意思就是这次汤熬少了,你庄美琪还是少喝点吧。

  庄美琪自然听出了戴辛妮话?的意思,她装出很馋的样子,小舌头舔了舔嘴唇:“味道好好噢,才能喝一碗,好难过噢。”

  “咯咯,我走啦,下班后我再来,拜托了美琪。”戴辛妮简直就像一只欢快的小喜鹊。

  “没事,没事,拜拜。”庄美琪挥了挥她的小手。

  “唉!”我长歎了一口气。

  “歎什麽?戴辛妮走了你难过是麽?”重新走进病房的庄美琪冷冷地问。

  “歎女人真会演戏。”我又歎了一口气。

  庄美琪鄙夷地看着我:“哼,你也演得不赖。”

  我继续歎气:“辛妮第一次熬汤,当然要多赞扬啦。”

  庄美琪大怒:“庄美琪第一次帮人端屎端尿,你爲什麽不赞扬一下?”

  我忍住笑,一副茫然的样子:“有这回事?”

  庄美琪快把她的红唇咬破了:“李中翰,你今天死定了。”

  “哎哟……我说错话了。”我大叫,因爲我耳朵被拧成了一百八十度。

  “现在想起来啦?”庄美琪突然掀开了盖在我身上的被单,虽然我穿着宽松的病人服,但下身支起的帐篷足以放进一只小狗狗。

  “想起了,想起了,美琪妹妹爲我劳心劳肺,端屎端尿,简直就是我的救命大恩人,哎哟,耳朵快掉啦……”

  “哼,说,怎麽惩罚你?”庄美琪的眼光扫了一下我的大帐篷。

  “美琪你弄两下惩罚我吧。”我可怜兮兮地拉着庄美琪的小手放在了帐篷顶上。

  “你……你干什麽,门都没锁好。”庄美琪屁股一扭,旋风似的把门关了起来。

  “唉,你把门锁起来,万一有人来了,进不了病房,人家一定会猜想到我们在做坏事,还不如把门打开,这样,我们至少可以听见有人走近。”我摇头歎息。

  “哦,也是。”庄美琪一愣,随即再把病房门打开,只是她突然脸红如霞,两眼瞪着我大骂:“我们绝对不会做坏事。”

  我喜欢夏天,夏天的女孩喜欢穿裙子。

  现在是夏天,庄美琪的美腿又美得惊人,修长笔直,所以她没有理由不喜欢穿裙子。

  穿裙子除了可以展示美腿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方便。

  当庄美琪爬上我的病床,一双美腿分跨在我身体的两侧时,这个好处就完全体现出来了。

  我抚摸着庄美琪的大腿,也许摸得很轻,本来嫩滑的大腿悄然竖起了鸡皮疙瘩,我暗暗好笑,双手继续向大腿根部前行,那?是一片萋萋的芳草地,芳草地潜伏着危机,这?正凶猛地吞噬一根通红火烫的巨物,我痛苦地呻吟:“噢,美琪,我喜欢你穿裙子。”

  “方便你插入对不对?”庄美琪一点一点地把窄裙往上卷。

  “也方便你被插入。”我的手在芳草地?游弋。

  “恩……那我就天天穿裙子,好不好?”庄美琪伏下身体,这样更能自如地抛动她的臀部,一个雪白的美臀。

  “好,最好不穿内裤。”我吞咽一把口水,滋润了干渴已久的咽喉。

  “不穿内裤是不是更方便?”庄美琪媚眼如丝。

  “对极了。”我大声怪笑。

  “我……我今天就忘记穿内衣内裤了……恩……恩……”庄美琪咬着红唇向我媚笑,挺起了身体开始左右摇摆,萋萋的芳草地?露出蚌蛤一样的嫩肉,嫩肉夹着粗大的硬物脱鞘而出,又瞬间淹没。

  “你太不小心了,不穿内衣,奶头一挺起来,全世界的男人都会看见的。”

  我的手滑进了一件黑色的低领上衣,那?果然没有束缚的痕迹。

  “是你摸了才挺起来的,啊……啊……人家只是忘记穿了。”庄美琪舔了舔性感的嘴唇。

  “我没摸,我只是搓两下而已。”

  “恩……恩……中翰,我真受不了你,我要来了……啊……”

  “噢,我的好美琪,别那麽快,继续动,不要停。”

  “医生要来查房了,等一会再来好麽?”

  “天啊,我会死的。”

  “忍一忍,等医生走了再来啦。”

  “可恶的庄美琪。”

  “咯咯……”庄美琪爬下了病床,她满足地样子真的很美,我却恨得牙痒痒的。

  白衣天使给人的印象不只是干净,纯洁,有时候白衣天使还给病人一种朦胧的爱,如果白衣天使的身材很魔鬼,那朦胧的爱就会转变朦胧的兽性,男人会突然对白衣天使産生强暴的念头,所以一般来说,护士最好胸部平平。

  可是来查房的一群白衣天使中,居然有一个身材很魔鬼的小士,紧窄的护士服显然不适合这个身材曼妙的女孩,这个女孩很特别,她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很遗憾,我除了看见她眼睛外,只能幻想她容貌,因爲口罩挡住了她的鼻子和嘴巴,白色的护士帽下只是几缕柔丝飘下,更遗憾的是,这个眼睛迷人的女护士居然远远地站在我的病房门口。

  “检查完毕,一切正常,值班护士签名。”量完血压后,护士长带着一群白衣天使就要离开。

  “呃,护士长,我什麽时候能出院。”我问。

  “恩,大概一个星期吧,好好休息,医院会根据情况安排的。”护士长不但相貌平平,身材也一般,想不到她手下的几个小护士都不错,特别是站在门口的那位,真的令我印象深刻。

  “準备打针。”意外发生了,所有的护士刚离开,站在门口的那位小护士就走了进来,她很温柔地告诉我:“今天要打青霉素。”

  “啊?”我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小护士,因爲护士要打针至少有一个托盘,盘?至少有消毒水,棉签,和针剂。可是这个护士的手上什麽东西都没有。

  “不是病人家属的人请回避。”小护士的大眼睛飘了飘庄美琪。

  “哦,中翰,我去帮你买点吃的。”脸上还有红晕的庄美琪尴尬地站了起来,她走过小护士身后时,狠狠地瞪了小护士一眼。

  没想到到小护士的背后好象长有眼睛,她冷冷地说道:“对医护人员不满意,可以去医务处投诉,背后搞小动作不是大丈夫所爲。”

  庄美琪吓了一大跳,如见鬼魅似的跑开了。

  我想大笑,但我还是拼命忍住:“她的确不是大丈夫,形容错啦,唉!你这个小护士的文化水平也真差。”

  “不是大丈夫,是娇滴滴的大美女好不好?”小护士向我投来利箭一般的目光。

  “恩,是大美女不错,但与天生丽质,国色天香,沈鱼落雁,闭月羞花,三千人不如一个人的李香君相比,那差远了。”我一声长歎,其实,庄美琪并不比小君差多少。

  小护士的眼神变了,变得很温柔:“哦,那个李香君是谁?”

  “她是我小姨。”我瞪着小护士胸前鼓鼓的地方。

  “哼,有你这样的色色姐夫,你小姨一定倒霉透顶了。”小护士一说到姐夫,胸口就急剧起伏。

  “噫,奇怪了,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你怎麽知道我色?”我在笑。

  “哼,我会不认识你?你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你。”小护士咬牙切齿地扑了上来。

  “哎哟……护士小姐,你用牙齿打针的方式很特别噢。”

  “我不是打针,我是咬死你。”

  “你真的那麽恨我?哎,死就死了,只是……”

  “只是什麽?”

  “只是临死前,我能不能摸摸你的奶子?”

  “你这是摸吗?哎呀……快抓破了啦。”小护士摘下了口罩,我又清晰地听到那嗲嗲的声音。

  “喂,你去哪?偷来这身护士服?”我的双手抓住了一座像喜马拉雅山峰似的地方。

  “什麽偷啊?是一个护士姐姐送给我的。”小护士晃了晃小脑袋,白色的护士帽摇晃了两下,还是掉了下来,一头如云的秀发飘然蕩下,蕩出了一道优美的轨迹,也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拨开秀发,看到了一张清纯的俏脸,红嘟嘟的小嘴儿让我癡迷,我疯狂地贴了上去。

  “恩呜……”小护士发出了梦幻般的呻吟。

  我开始上下其手。

  “啊……不要脱,脱下就……就光光的,被人看见就羞死了啦。”发现我已经把整排护士服上的纽扣全解开,小护士着急地直跺脚。

  “光光的就光光的,被人看见就被人看见。”我把小护士拖上病床。

  “放屁,想光光你自己光光,我……我要穿衣服。”小护士手忙脚乱地要扣上纽扣。

  我赶紧吻上了小护士的乳头。

  “啊……不要了啦……等会妈就回来,美琪姐也会回来……呜……”小护士已经没有能力扣纽扣了,因爲她敏感的身体促使她把心思放在乳头上,有一张大嘴含住她的乳峰,吸吮她的乳头,她只能迷离,只能陶醉。

  “所以,就要抓紧时间亲你奶子。”我奸笑不已,唾液弄湿了小护士乳房。

  “呜……那快点亲啦。”小护士很不情愿地把趴在我身上,两个饱满结实的乳房挂出淡红色的蕾丝乳罩外,显得异常地浑圆。

  “护士小姐,你一定要爲我这个病人服务啊!”看着羞涩的小护士,我又激动又兴奋,伤口还没有好,我的兽性就完全康複了,舔着高挺的乳头,我的双手下移,褪掉了挡在大肉棒与白馒头之间的小布条。

  “服务你个头,呜……这?是医院也,何况你……你是病人,等你伤……伤好了再服务啦……”小护士像一个口吃患者,我只是把一跟手指头插进白馒头的中间,她就开始结巴了。

  “不许讨价还价,护士的职责就是爲病人所想,急病人所需,恩,对了,把屁股再擡高点,然后坐下来。”我极尽教唆,轻擡小护士的翘臀,等那片粉红的嫩肉夹住大龟头时,我的心髒简直快要跳出来了。

  “呜……这个姿势恶心死了。”小护士无可奈何地接受了服务工作,唉,也不知道是我服务她,还是她服务我,总之,两样我都愿意。

  “一点都不恶心,我记得李香君就曾经偷看过辛妮姐与姐夫用这个姿势,这个姿势的好处就是女士可以掌握主动权,想插小穴的哪个位置就插哪个位置,而且可以让大棒棒最大限度地深入。”

  “你……你这个大混蛋,你告诉我这些做什麽?我又不想学……哎哟,哎哟,涨死了啦……呜……”小护士气极败坏,小粉拳居然也对病人派上了用场。

  “我又不是告诉你,我只告诉李香君,她是我小姨,我这个姐夫的有义务教导教导她……噢……真的好舒服,谢谢你,护士小姐。”嫩肉加厚,也能对铁棒施加强有力的影响,我发现小穴?的肉壁在急剧靠拢,形成压榨之势,我顽强前挺,好不容易才到达终点,不过,也是险象连连,如果不是青龙护体,九成九会一败涂地,溃不成军。

  “恩……恩……”小护士不说话了,她闭上眼睛,动作生涩地耸动小翘臀,每次都只是拔出一点点就重新插入,显得迫不及待又杂乱无章,不过,我很耐心,也很有信心,贴身的爱抚,温柔的挑逗都足以让小护士的动作娴熟起来,很快,小护士就掌握了耸弄的要领,大肉棒从小穴拉出的幅度越来越大,当然,回落的力量也越来越强烈,我甚至听到了熟悉的“啪啪”声。

  “护士姐姐,我,我爱你,亲个嘴儿好吗?”

  “呜……不亲,不亲,我不许你爱护士姐姐,我不是护士姐姐。”

  “那你是谁?”

  “我是……我是……天生丽质,国色……哎哟,我要尿尿了,啊,啊……”

  小护士一阵疯狂地耸动后像一只猫似的卷趴在我身上,娇柔的身躯不停地抽搐,仿佛已经筋疲力尽,力气全无。

  我暗暗叫苦,肿胀的大肉棒犹如一个充满氢气的皮囊,随时都会爆炸。

  我很想爆炸,我现在只缺一根引爆的信儿。

  谁能代替这根信儿?

  看来只有小护士了,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李香君,她还是我心爱的亲妹妹。

  “小翰,你老实跟我说,哪个女孩你最喜欢?”小君伏在我身上,幽幽地学着母亲的语气,只是她学得一点都不像,她嗲嗲的声音?此时还搀杂着一种勾魂的鼻音。

  “当然是小君啦。”我温柔地拨弄小君的秀发。

  “哦,那你告诉我,你爲什麽喜欢小君?”小君用指甲在我胸口的伤疤上轻轻划动。

  “因爲……因爲我好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喜欢小君了。”我用心回答了小君。

  “那你最喜欢小君的什麽地方?”小君支起了手肘,一双大眼睛羞涩地盯着我,天啊,我其实最喜欢她这种羞涩的神态,浸泡在小穴中的大肉棒猛地扩张起来,小君微微地张了张小嘴儿,羞涩的眼神中尽是可怜的乞求,我大吃一惊,这种女人以后一定会让男人疯狂。

  “我……我都喜欢。”我注视着小君,慢慢地挺动大肉棒。

  “胸脯喜欢不喜欢?”小君咬着小嘴唇,她在忍受着什麽。

  “喜欢。”

  “只要胸脯大的女人,你都喜欢?”小君眨了眨眼。

  “不,不,我只喜欢小君的大奶子。”我对小君的话保持警惕。

  “那爲什麽你一见到女人有大胸脯,就盯着不放?”小君突然大声问。

  “没有,没有这回事。”我竭力反对。

  “你这个大混蛋,还想狡辩麽?你看辛妮姐姐,玲玲姐姐,王怡姐姐就算了,你连庄美琪姐姐,樊约姐姐,唐依玲姐姐,郭泳娴姐姐,楚蕙姐姐的大胸脯也都盯着不放,哼,难道你都想打坏主意?”小君气鼓鼓地再次挥动她的小拳头。

  “没有,没有,我以后绝对不看了,我只看小君的大胸脯。”我急忙抱住小君肉肉的翘臀一阵急速地抽插,终于把她的醋劲消灭于无形,我暗自得意,心想,等我伤好后,一定好好收拾这只小狐狸。

  “啊……你这大混蛋……”小君全身乱颤,温暖的穴肉再次完成了对大肉棒的包围,她抱住我脖子,任由大肉棒纵横驰骋,沖顶她的花心。

  “小君,亲亲嘴。”我哀求。

  “恩……”这次,小君送上了她的香唇。

  癡迷中,我似乎听到了什麽,我急忙向门外看去,却人影全无,我不禁哑然失笑,重新寻找小君的香唇,在小君消魂的呢喃中,我一遍又一遍地沖刺,一遍又一遍地沖锋,终于在小君要尿尿的娇啼声中,我喷出了积攒多年的感情,灌满了小君爱的通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