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天际冒险日记(01)

[db:作者]2022-11-12 11:23:11

第一章

  「欸……」

  罗莎用力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野狼的尸体。若不是在那紧急的时候,她手

中的匕首準确地插进了狼的大动脉,可能罗莎就将成为那匹野狼今天的晚餐。

  这是她从海尔根逃出来的第二天。莫名其妙地被当成了叛军,莫名其妙地被

判处了死刑,在临死的时候有莫名其妙地被一条黑色的龙打断了行刑。在逃离了

地牢,审讯者,风暴斗篷,蜘蛛和巨熊之后,她终于得以重见天日。可是那个该

死的不解风情的哈达瓦却只留下了一把匕首便离开了。

  罗莎鸭坐在地上,双腿分开,那件劣质的破损不堪的囚服只能堪堪盖住她的

大腿根部以及遮挡一些重要的部位。罗莎的大片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虽然

现在已经被血汙所覆盖。腋下被狼爪划出的裂隙显露着少女侧乳美好的曲线及风

光,可是她已经无暇去顾及那么多。

  眼泪一滴一滴的从罗莎的眼中流出。

  「哈达瓦这个混蛋,也不说送我一程,明明他叔叔家也在溪木镇。」罗莎抓

起地上的石子向河中扔去,激起一片水花。

  可是她的另一只手却不敢鬆开匕首。她的眼睛始终盯着那只狼的尸体,她不

敢保证那只狼会不会再突然跳起来,向她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带着恶臭的口

气扑过来。

  在休息片刻之后,罗莎终于有了站起来的体力,她用双手从地上捡起一块较

大的石头,走到那狼的尸体旁边,举起石头,狠狠地沖着狼头砸去。

  一下,两下。罗莎认认真真地砸着,直到石头砸下去时再没有阻滞感,直到

她没有力气再一次举起石头,直到那个狼头已经完完全全地化作了一滩肉泥。

  罗莎把石头扔到肉泥当中,又一次气喘吁吁坐会了地上。随着她胸部的起伏,

娇嫩的乳头直接摩擦在骯髒粗糙的囚服之上,未经人事的罗莎反而觉得这是一种

折磨,一种痛苦。她咬紧牙关从地上站了起来,拾起一截树枝用来支撑自己的身

体,向着溪木镇的方向一瘸一拐的走去。

                

? ? 翌日

  「醒一醒,醒一醒。」

  罗莎在睡梦中被一个男声唤醒,她猛地睁开双眼,挺身而起,右手下意识地

摸索着本应被她放在身上的匕首。可她旋即意识到,这不是在野外,而是在一幢

房子里,身上的囚服已经被换成了家居服,而她刚刚正躺在不算豪华但却乾净整

洁的一张床上,身上的血汙已经被简单地擦拭过了。

  「嗯……」

  浑身的酸痛让罗莎不由地娇哼出声,她望向站在床头的那个男人,在眼睛慢

慢聚焦之后,她发现那个男人就是她昨日不断咒駡的哈达瓦。哈达瓦站在床头,

眼神中满是关心和紧张。

  「你…你没事吧,我叔叔阿尔沃在门口发现了你…我之前急着去报信,才…」

  哈达瓦看着罗莎,焦急地解释道。但他的脑海中却全都是两人在地道时他所

看到的景象。罗莎白皙修长的双腿,破损衣物下盈盈而不堪一握的腰肢,以及从

腋下隐隐可见的少女的乳房的轮廓。她的发香,体香,甚至是身体略略出汗后混

合的味道无一不牵动着他的心神。这些略带情色的景象让这个在军旅中生活的男

人起了一些反应,他紧身的皮裤下略微隆起了一个山丘。

  罗莎注意到哈达瓦胯下的隆起,眼睛略微一瞥便羞红了脸颊,低头看着自己

的身体以及床铺。

  「流氓。」她在心中暗啐,可是她不敢说些什么,毕竟是寄人篱下,更何况

哈达瓦还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哈达瓦也注意到了罗莎的动作,他急忙转过身去,支支吾吾地说道:「不用

担心,衣服是我婶婶帮你换的…收拾一下上楼吃饭吧…我…我先走了…」他沿着

楼梯急忙上到了一楼,试图去平复自己被肉欲所充斥的内心。

  罗莎拾级而上,抬头打量着这个屋子。房间不大,却充满着家庭的温馨和温

暖,铁匠阿尔沃和妻子以及两个孩子正围坐在餐桌旁说笑,哈达瓦站在火堆旁从

锅中为他们盛取肉羹。阿尔沃看到从地下室走上来的罗莎,抬手指了指餐桌对面

的空座。

  「坐在那里吧,可怜的小姑娘,就像是在家里一样。」

  罗莎拘谨地坐在座位上,沖着阿尔沃和他的家人们谨慎地笑了笑,接过哈达

瓦递来的肉羹,放在了自己的面前:「谢…谢谢……」

  「没什么可谢的,谁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都会伸手帮你一把的。」

  「具体的情况我都听哈达瓦说了,领主应该会赦免你的。尤其是你是海尔根

仅剩的目击者和倖存者。」

  「溪木镇原本只是歌尔多家族在几代之前的伐木场,后来逐渐发展成现在这

个样子。我老了也不中用了,最多帮他们打磨打磨锯子和农具混两口饭吃。收不

了学徒了,更何况是你这么瘦弱的一个小姑娘。你要是想赚些钱的话,可以去帮

歌尔多家劈柴,或者去沈睡巨人那里做一个服务生什么的。」

  「不过我建议你去和巴尔古夫领主报个信,顺便去乞求他的赦免。」

  「就先这样吧,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简简单单地用过一些食物之后,阿尔沃起身推开了屋子的大门,午后的阳

光一下子充满了整个房间,照射在罗莎白皙的脸庞之上,她的金髮在阳光下闪着

微光,略有些骯髒,却不淩乱。

  「额…我可以借用一些家中的皂角么?」

  下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清澈而微凉的河水流过少女幼滑的肌肤,罗莎

白皙的手划过她修长的双腿,揉搓着自己纤细的脚踝,灵活调皮的脚趾跳动着,

像是一连串小小的珍珠,湿漉漉的金髮如丝绸般,瀑布般从头上披散而下,遮盖

着她光洁的后背和点缀在傲人坚挺双峰上两颗粉嫩的小樱桃。

  河中幼年的小鱼啃食着罗莎白嫩诱人的脚丫,引得她咯咯娇笑。冰凉而略微

有力的水流沖刷着她光滑平整的下体,未经人事的蜜穴与耻豆在水流的洗刷下微

微地颤抖,她的身体逐渐变得粉红。罗莎双眼微闭,牙齿轻咬下唇,她的双手不

由自主地攀上了自己的双峰,细腻的手掌轻轻揉捏着少女柔软的酥胸。她能清晰

的感受到自己娇嫩的乳头摩擦着自己的掌心。

  「嗯~」

  一声娇喘从少女的口中流淌而出,好似沈闷夏夜中一丝清凉的风,唤起诸多

蝉鸣。

  树叶树枝窸窸窣窣的响动打断了少女怀春的美景。

  「谁?谁在那里!」

  罗莎盯向微微摇晃的灌木丛。从树丛的阴影中站出一个高大的人影,皮肤暗

黄,身材消瘦,身上穿着皮革缝製的衣服。略微发白的头髮不代表他的年岁,只

是木精灵常见的发色,狭长的双眼点在瘦削高耸的颧骨上。他的手正揉搓摩擦着

自己的胯间,粗布的衣服下勾勒出约有幼儿手臂粗细的圆柱轮廓。

  「真是个淫蕩的小婊子,要不要和老子玩点有趣的游戏啊。」

  哗啦,哗啦……

  法恩达尔光着脚踏入溪水之中,随着他向罗莎逼近的脚步,他鬆开了自己的

裤子,一根粗大的肉棒从布质的裤子中崩了出来,青筋毕露的肉棒挺立在阳光之

下,黝黑的龟头犹如鸡蛋般大小,散发着雄性的气息,一滴透明粘稠的液体正缓

缓地从龟头的裂隙中渗出。

  「你一定会爱上老子的鸡巴的。我保证。」

  法恩达尔一步一步地向罗莎逼近。

  罗莎倒是想要逃跑,可她全裸着身子,能向哪里逃?

  逃入村子?怕是羊入狼群。逃入森林?就怕遇到真正的狼群。

  罗莎在一瞬间决定了自己的方向,往村子的方向逃跑。可就在她站起来準备

跑的一刹那,她的脚踩在了河底光滑的鹅卵石上,一个趔斜便倒在了水中。冰冷

的水大口大口地呛入罗莎的口中,她的手绝望地在水面挥动着。河水并不深,但

是在紧张的情绪下,她并不能稳定自己的身体。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纤细的手

腕,并把她拉出水面。

  「老子救了你,决定怎么报答老子啊?」

  法恩达尔用仅仅一只手便控制住罗莎的双腕。另一只粗糙的手攀上了她娇嫩

挺立的乳房,有力的指尖狠狠地拉扯着她粉嫩的乳头。

  「啊!!!」

  罗莎呼痛,但一股电流从乳尖直沖她的大脑,又沖回她的脊背。罗莎的身体

仿佛被电流洗刷过一遍似的,又失了几分力气。

                 

? ? 啪!

  法恩达尔一巴掌抽在了面前白皙的奶子上。罗莎雪白的双乳上留下了一个显

眼的红色手印。

  「说!準备怎么报答老子!」

  「我…我…」

  「法恩达尔!你在干什么!」

  一个干练响亮的女声打断了罗莎因羞愤和疼痛而变得支吾的声音。法恩达尔

闻声不由得鬆开了双手,看向声音的来源。

  在河边又出现了两个人影,一男一女。男的腰间别了一把笛子,身着着普普

通通的长袍,面容不算英俊却看着无比舒服。女人穿着简单的家俱服,黑色的长

发随意地在脑后挽了个髻,长相同样不算出众,但是眼波中却流露出一股说不清

的妩媚。即使现在她的眼睛里充斥着愤怒,而那种妩媚也在眼底流转。

  那女人正是法恩达尔在村中追求的女子,杂货店老闆的妹妹凯米拉。而男子

则是与凯米拉早就熟识的,法恩达尔的情敌,吟游诗人斯万。原来斯万正想尾随

法恩达尔,看看他在鬼鬼祟祟的做些什么,恰巧注意到他沖着洗澡的罗莎手淫。

本想叫凯米拉来看看法恩达尔好色的一幕,不成想撞破了他企图强姦罗莎的时机。

  「你个臭流氓!」

  凯米拉沖入小河,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了法恩达尔的脸上。从他的怀中抢出

了瑟瑟发抖的罗莎。斯万借势将罗莎的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然后故意将她拉到

身后,背对着罗莎,面对着法恩达尔。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斯万沖着法恩达尔愤怒地喊道,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精彩。既有着幸灾

乐祸,却又嫉妒着法恩达尔有着这么好的运气。法恩达尔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

沖回河边,穿上靴子便钻进了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