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去取一个婊子》

[db:作者]2022-09-11 11:23:12

《去取一个婊子》

正文 去取一个婊子(01-08)

    (一)

    老蛋把一口酒都吐我脸上了。不过,我叼着的那根女士湮没有灭。酒吧里一

    个女服务生跑来给我擦擦,我就随手伸进她的小背心里翻来覆去摸她的大奶子。

    「外星人的鸡巴真的那么大?」我咧嘴问那个还没笑够的龌龊的老混蛋。他

    抬头依旧笑得说不出来话,只能眉飞色舞的点着头。

    他笑够了,踢了踢裤裆底下的那个小婊子。

    「出来给爷们展示展示你的 呜呜呜呜」他用了一个火箭上天的手势代替

    那个名词。

    那婊子就朝我撅起了屁股。她浑身啥都没穿,染得五颜六色的烂穴真他妈恶

    心。她的烂花开着,花芯了也开了。老蛋丢给我一个带电筒的眼镜,让我带上。

    我旁边的一个服务生扭着小脸望这瞧,还他妈不好意思。估计听了刚才老蛋

    大声的吹牛也想看看这婊子的穴吧。我让她过来,小妞一脸的青涩,是个初中生

    吧。

    我搂着那小妞,带上眼镜。一边玩着小妞的嫩乳,一边扒开那婊子的洞里看

    去。

    老蛋笑着等着看我们的表情。

    「我他妈个操啊!」

    小妞也吃了一惊,但是不知道说啥,在一旁陪着笑。老蛋哈哈大笑起来。

    「这洞太忒他妈深了吧!」我捏着小妞的乳头,她疼得扭动着身子却不敢说。

    「扩宫颈,」他得意的说,「扩宫颈手术。我发明的。阴道直通子宫,『呜

    呜呜呜呜~ !」

    「厉害啊!」我举起杯,「我敬佩得鸡巴都掉地上啦!」一杯酸奶下肚。

    吃喝玩乐,正事也完了。老蛋把那婊子一脚踹给了我,转接完成。他跟我握

    了个手就走出了酒吧。我掏出几张票子,扔进汤里。揪着婊子的一个奶头往外走。

    那个被我摸了半天的小妞扭捏着过来跟我要小费。

    我告诉你,流氓和君子的别是,君子摸奶给钱,流氓不给钱。我叫那女孩

    过来点,她就过来了,我甩给她一个大耳光当小费,转身就走。

    (二)

    上了车,我把她抗上二楼,丢在一张破床上,她用妓女那专业的眼神看着我。

    我想了想,操她?我他妈块钱找个鸡也不操她啊。

    我给你讲为什么,年前我们跟老外联繫上了,说要打仗,也没打上。我们

    人种差不多,就是他们高我们一大块。现在,我进监狱前交的哥们,老蛋,干起

    来给外星人走私妓女的行当。这行当真是他发明的,把女人的宫颈给干掉,让阴

    道和子宫连着。外星人的鸡巴就可以操的欢了。对于老外来说,地球人的嫩穴肯

    定别有一番享受。所以,这个我们这垃圾堆了捡来的烂货,那边还花高价排着队

    等着操呢。

    就是星际检查太他妈严,去老外那边可以,但是必须夫妻俩人。

    是,你别他妈笑,我就是要跟这烂货装成情侣过星关。

    一楼的背控室还播着黄片,西奥趴着睡着了。画面上,两个女的,一边被电

    着阴蒂,一边被人从后面猛操,跟着死胖子的呼吸一个节奏。

    「别碰那女的,啊!」我揪着他耳朵说,掏了5块给他,「别说我没给你找

    鸡的钱!」

    「嗯!谢谢哥!」又他妈睡过去了。

    我坐在驾驶室里,起锚,去加点油,顺道看看哪个学校的妹子肉卖的便宜。

    好歹得打上一发再走啊。

    刚加满油,警察就来了,怎么联盟的导航没提醒呢,操!原来那二逼胖子给

    关了!

    「锡金山警察署,警车号,254,正前往,小穴路方向。各位猛男要注意了

    啊,可别让阴道与毒品联盟的茜茜妹担心了啊。」

    「把妹来的吧,把妹来的吧。」我祈祷着。两个警车在理工学院停下了。我

    乐的开了花,趴着窗户看,等着看那帮警察挺着大鸡巴把那帮缺钱花的妹妹们扭

    上警车。我告诉你,流氓操穴给钱,警察操穴不给钱。

    呵呵,她们会以检查身体的理由被扒光了衣服,胸前的小嫩肉贴冰凉的地上,

    不给操就告家长。哈哈,他们的招数比俺们还多。不过他们这么一弄,物美价廉

    的理工学院的妹子都他

    找请3

    妈跑了。

    真扫兴。

    我把车停在一家小旅店。虽然车上也可以睡,但是我宁愿睡在地上也不睡

    车上,以后告诉你。我上楼看了看那婊子。她早躺下睡了,侧着身子朝舷窗外的

    星空,小腹,俩半球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我捏她鼻子把她憋醒,听她怎么骂我。

    她吓醒了,看见我却安静下来。

    一句话也没说。

    「你怎么不说话?哑巴,聋子?」

    她摇摇头,我乾脆把她嘴掰开,结果吓得我一个哆嗦。

    这姑娘的嘴也被改造了,舌头啊,嗓子啊,都没了。显然就是为了给老外口

    交。

    我操他妈,这太缺德了吧!

    我坐下来,真心可怜这玩意儿。她面无表情,只有妓女的微笑。我抬起她的

    腿,推开她的小花瓣,摸了摸她的穴,摸摸她就湿了。我又揪揪她的奶头。我脱

    了衣服贴着她的身体,伸手让那个关不上的门稍微关上点。

    她是个烂穴,可我又是个什么玩意啊。

    我骑在她身上,她陪着调整自己的姿势。我把东西插进去,她的肉穴比我

    想像的紧得多。操吧,我的腰部疯狂的活动起来,带着工业革命的激情,我的活

    塞剐蹭着她的阴道壁的每个突起。她仰着头,随着我的抽动晃动着。

    没有淫叫,只有她不温不火的表情。搞笑的是床倒在吱吱的叫。

    「吱- 吱吱- 吱- 吱吱。」

    最后操的受不了了,就扒出来。我可不敢插她的嘴,就顶着她的软软的乳房

    射了一泼。她好像要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怎么了?她只能用眼睛跟我交流,可

    我还是看不出来。她忽然一下子坐在我的腿上,揉了揉我的鸡巴,让它快点硬起

    来,然后握着那东西望着我。

    操我啊?操吧!

    她把我的东西吃进她的无底洞里,上下扭动着,颠着她的乳房。

    (三)

    本地淩晨两点钟,我光着屁股蛋,拿着裤衩往那个旅店走去。我是能不在车

    上睡,就不在车上睡。

    第二天,我到车里,发现胖子没了,打他手机也不接。上楼看看烂穴。她

    还在睡。我摸摸她的鼻子。

    「哎我操!」

    她死了。

    死的时候,依旧是那表情,半笑不笑的表情。也不知怎么死的。胖子又没了。

    这到底是怎么事。

    我下车看看车门,没什么被动过的痕迹。看看周围,一辆车也没有。现在是

    早上五点。

    到车上,坐在驾驶室里,我用脑子拚命的想:

    胖子不知怎么把她操死了,然后跑了;

    胖子醒来看见死人,跑了,跑去报警了?

    或者被专杀二逼的杀手骗开车门劫持走了,顺道把烂穴不知怎么弄死了?

    还是赶紧走吧。

    我开着一辆破车,在锡金山的同步轨道上瞎开。我得在天内送个无底洞婊

    子到潘捷诺夫。虽然我认识老蛋很久了,但是生意归生意,送不到我除非逃到地

    球去,否则老蛋非得把抓住我,然后把我的鸡巴一截一截切下来餵我。

    我没仔细听那烂穴的在那边的价码,但是必定是个大数。

    电话响了,是老蛋,「老啊,蛋可好啊?」

    「煎得差不多了。」我要是说,「蒸着呢」就表示有麻烦。

    「那烂穴还好吧?」

    「不错,在我脚底下睡着呢。」

    「那就好,另外,那个烂货,你爱操就操,只要别弄死了,你把她……嗯,

    你他妈就送过去就行了。」

    「没问题。」

    那边只要一个无底洞,我现找一个不行么。嗯,找个烂逼,做那个手术,然

    后送过去。挺他妈伤天害理啊,但也比我的香肠被切片强啊。

    然后一个嫩逼就飞来了。

    (四)

    简单的话讲,我没看路,把一个人撞了。她的星际摩托被撞得稀巴烂。她好

    像倒没事,听说现在的宇航服可先进了。

    我下车,把飘在真空中的她拽进来。

    是个嫩逼。宇航服没破,她没死吧?跟那个烂穴不同,这姑娘死了真就可惜

    了。稚嫩的小脸真好看。

    她昏迷着。我体内的流氓血又觉醒了,我把她的宇航服脱了,她浑身湿淋淋

    的,估计全是那些为了保护她而瞬时喷出的缓冲液。我把她湿淋淋的小背心和小

    裤衩扒了,诱人的细嫩身子便露了出来。可没等好戏来呢,小丫头就醒了。

    我说我把她撞了。她看着自己的裸体,又看着我。我就说,

    「为了给你急救,我才会脱你的衣服啊。」

    她不信,然后以一种抓住男生偷窥的鄙视眼神看着我。

    是我,我也不信啊,我他妈一脸的穿钉,混混造型。还他妈急救?

    另外我看了

    最新◢

    看我的裤衩,彻底明白了,肉棍子在那举着呢。

    她起来,也不穿衣服,在我的破车里四处看着。白皙的小屁股一扭一扭,一

    双花瓣似的小阴唇上打着几个穿钉,走路一闪一闪,真他妈好看。然后又上了楼!

    我没拦着。

    她会怎么反应呢?

    正确答案是,平静的跑到楼梯上,跟我说,有人死了。我趁着这个角度看着

    她的嫩穴。娇艳的花瓣开在光滑白皙的小腹上,彻底除毛了吧。被撞时缓冲液似

    乎也冲进了小巧的嫩穴里了吧,那些液体还在缓缓的从闪光的花瓣间流出来呢。

    她也不擦擦。

    「她死了。」像我不知道似的。我平静想了想怎么答。

    「我杀的,我专杀路边搭车的人!」我学着不流行了的老片《地狱给你停车》

    里的杀人魔。

    「骗谁啊,那是个妓女。」她一边说着一边走下来,侧着身子,故意显出她

    妩媚乳房的轮廓。我却感觉她在发抖。

    她突然跑向车门,以为我没注意到这呢。我一脚绊倒了她,然后扑了上去,

    拽掉自己的内裤。我的阴囊上穿着三个银环,是不是跟她很配啊?

    那个女孩子怕得直叫。她怕的不是被操而是怕死,或者先被操后死。她可能

    想的是,「怎么是被一个二逼混混给撞了呢,不是白马王子呢?」嘿嘿。

    我把她的双手按到她的头上,放肆的摸着她的一对很有豪乳潜力的发育中的

    白嫩奶子。她左右晃着自己的身子,肚脐里的小环一蹦一蹦的。我看着她没用的

    反抗,觉得真好玩。

    直到她哭了。我有病,看人哭,比操穴还高兴。她的眼泪一滴接一滴流成小

    河,最后留不出来了。恐惧和委屈释放出来了就没了,人类的情感很有限的。她

    平静地让我摸着奶子。

    我还不摸了呢,把她放了。

    (五)

    「我不操你了,」我对她说,「把你的嫩穴留给你的秃顶的教授吧。」

    她擦乾了眼泪坐起来,不怎么害怕了。我没操她,表示我很可能也不会杀她。

    或者,鬼知道她怎么想的。

    「那女的怎么事啊?」像是我会答似的。

    我挺着鸡巴,坐在一边。

    「倒先说说你吧,你上哪去啊?你想我把你的尸体抛在哪的垃圾筒里?」

    「我呀,学校放假了,我去学校取东西呢。」

    「什么学校?」我让导航仪听着。

    「天马宿中学。」

    她学的是新闻。她的二逼男友把她甩了,她气急败坏的学校,拿点东西,

    打算干点一个月后谁也记不得的疯狂二逼事,不过还没想好呢。

    「比如让一个小混混狂操你的嫩逼?」

    「嗯,不。」「嗯」和「不」之间还间隔了一会,像是认真考虑了似的。

    跟本时代所有她这个年龄的女孩一样,散发青春的傻气和纯真。不怕我这个

    毫无道德和廉耻的小混混。什么也不怕,衣服也不穿,彷彿全世界都不会伤害她

    似的。

    我懒得管她,我坐进驾驶室,该好好想想无底洞的事。直接把这妞送过去?

    我还真他妈不太忍心。

    那个什么学校到了。车落在了学校的停车场里。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起码有

    一半的车里,一个个女孩的小嫩穴被操着。

    她人倒没了。我上楼,没有找到。最后发现她在背控室里看黄片。她把一双

    长腿架在控制台,淫蕩的分着双腿,两只嫩脚伸到屏幕的两旁,一手揉着自己胸

    前的嫩球,一手下去不知道怎么玩她的小穴。

    好像这是她的寝室似的,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那个凳子没有靠背,我直接从后面作上去。我把她的屁股抬起插在我的鸡巴

    上,双手搂着她的嫩乳,跟她一起看着屏幕。

    屏幕上的女学生样子的嫩逼在一群男生的屁股底下挣扎着。她的姐妹还帮着

    他们按住她的手。一股淫水都流到我的腿上了。她倒像是在看喜剧似的,张着笑

    脸,一遇到过于激烈的镜头就挺身子。

    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她的屁眼里的不适来自于我的巨棒,而她的温热胸罩是

    我的双手。

    全方位按摩胸罩。

    「流氓呀!」红着脸她挣扎着起来,光着屁股拖着淫水跑开了。

    我再看到她时,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就是那湿乎乎的粉色小背心裤衩。虽然

    暴露,但是在学校里,这打扮再正常不过了。反正你真看不出来一分钟前她的后

    庭插过东西。

    我给她开门,她跟我道谢。感谢我没把她就那么丢在太空里等警察。她这就

    这么滚了。

    (六)

    我从仓库里拿出一个尸袋子。上楼把烂逼的尸体装起来,抱出车,然后撬开

    一辆没人的车,再把尸体扔到车里的床上。还顺走一包抽剩的什么烟。

    我下车走走。我想的是,在校园里找个卖肉的,然后先跟她去食堂让她给我

    整顿饭。我她妈饿死了。停车场后面的一

    |找请

    条巷道里,要多少肉,就有多少肉。我

    挑了个喜欢的。

    「5快。」

    「3快。」

    「45块好嘛?哥哥呀,我的小嘴,嫩穴和小屁屁都是你的了啊。」

    真没逻辑,3块也都是我的啊。但是几个淫蕩的字眼确实起了作用。吃饭去

    吧。

    食堂确实不错,我冲着一地来不及打扫的呕吐物,打翻的盘子和偶尔的屎尿

    想着,比我在监狱里强多了。我牵着操货的奶子来到收款处。「淑女鸡腿堡,两

    杯酸奶。」

    我为什么跟娘们似的喝酸奶呢?因为我在监狱里,总被人按着从屁眼里灌汽

    油,把肠子弄坏了。医生说酸奶好,放屁都香。

    操货坐在我的腿上餵我吃着。我对她上摸下摸,好像真的会听她在我耳边说

    的那些闲话似的。我刚把鸡巴掏出来,让我腿上的姑娘的小手玩。就她妈出事了。

    一群学校里的女坏蛋,叫嚷着从厕所里出来了。她们穿着露乳露阴的二逼服

    装,五颜六色的,押着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哭着叼着自己的小背心,光着上身,

    被人揪着乳头走,看着就疼。她们赶跑了一张桌子旁的食客。把那女孩直接扔在

    那些盘子碗和吃剩的东西上。一个人使劲扒着她的内裤,另一个人站在凳子上喊,

    「免费的嫩穴!免费操!」

    这事在校园里太平常了。但是真的可以操啊。屋里的男人们都在看着犹豫着。

    那个领头的女生想不到会有个锡金山的小混混过去。更想不到我不是去操穴

    的。我从后面接近,拎着一瓶灭火器,打开阀门,朝着她们火力全开。她们直接

    吓跑了。我踩着一个来不及跑的一个小坏蛋的小肚子,用冰凉的泡沫把她露在外

    面的小奶子和肉穴冻的发红。

    然后我转身看着那个躺在餐桌上哭着的丫头。她的内裤已经被拽到了她的小

    腿上。她的小穴开口处的穿钉随着身体的颤抖一闪一闪的。

    真他妈漂亮。

    我想了想,干了件更牛逼的事。

    (七)

    我把那女孩的内裤和背心都撇到一边,把她抱起来。去拉自己的拉链,却发

    现一直就没关上,而自己的鸡巴一直都朝外头立着。

    我把那东西插进她的小穴,不顾那

    |

    女孩一身的奶啊酱啊汤啊,抱了起来,仅

    靠我俩的性器官支撑着女孩的重量。她的阴蒂被狠狠的压着,她难受的扭动着挣

    扎着,却没用。最后只能全力抱着我的肩膀,用脚勾着我的腰。我拿起粘在她腿

    上的一根薯条,在她屁股缝里上的番茄酱上沾了沾,扔进自己的嘴里。

    这时看热闹的学生们,嫖客们,清洁工们又忙于自己的事了。

    我对着她耳边问,她的东西呢?

    她柔声说还在更衣室的柜子里呢。我抱着插在身上的嫩逼,在她的指挥下,

    离开食堂,来到教学。

    我每走一步,她就被轻轻的颠了一下,我的龟头就会蹭一下她的嫩肉,她的

    阴蒂就会被压一下,她就或轻或重呻吟一下。

    而当我踩着下课铃走上教学的五楼时,那些走廊里的男生女生们,那些牵

    着奶子散步的情侣们,那些想着哥德巴赫怎么操穴的书獃子们,那些挺着鸡巴画

    着裸体的文艺生们,都惊奇的看着我鸡巴上那个高潮中手舞足蹈的女生。连那些

    预科的初中生们,也都咧嘴嘻嘻哈哈的看着,没有人被吓坏。

    点啥。我们浑身是汗,她滑下来,我就弄上去。

    我们来到女孩的更衣室,大摇大摆的进去了。听说这里的男生永远比女生多。

    簇在一起的裸体女孩子们看见我们惊讶的叫了起来,但是很快又扭头继续着

    交流被操逼的感受。

    这里瀰漫着各式各样的香味,我的鸡巴更硬了。几个女孩不害臊的互相搂在

    一起手淫。一群裸体的男孩一人拉着一个女孩从泳池那边进来。我的天,都不流

    行泳衣了么。我只看见一个女孩穿着泳衣,不过没穿泳裤。

    我撬开了她的柜子,取了里面一个小背包。就这样一路又到了车里,我在

    路上射了,鸡巴软了。只好抱着她到车上。

    上二楼,準备把满身汗液精液淫液还有酱啊汁啊的她好好操上一操。她的下

    身被压得又红又肿,那些小银钉被深深包进了肉里。但是我从舷窗里看见一群身

    着五颜六色的二逼服装的女生们朝这边过来。

    我他妈赶紧下楼,开车离开这鬼地方。

    (八)

    我一路逃到一个加油站。想下去买点吃的喝的,烟,酸奶,还有洗髮水。她

    洗了澡,光着身子下来了,白净的身体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我问她包里没有什

    么衣服么?她说没有。

    那我还得给她买点遮体的东西,毕竟是我把她的衣服撇了。我让她等着,她

    却光着屁股蛋要跟着。

    「为了不让我显得像个妓女,你把衣服也脱了吧。」

    她说这是个天体,要是都不穿衣服,就没人注意;而要是一个朋克打扮的

    拉着一个裸体的女孩,那么那女孩分之是个鸡。

    她渴望的看着我。我摸摸她的奶子,跟她一起光着屁股蛋下了车。中了她的

    诡计。

    这里真是天体,男女老少都不穿衣服。我们去超市,收银台上的大奶收银

    员却在胸上戴了个透明的胸罩,防的是病菌吧?

    我把我的东西买了,而她像是个小姑娘似的,撒欢的买这买那。妈的,还得

    我掏钱。

    拎着东西往走,我才发现大家都朝着我看,我才知道,看了一些路过的美

    女的裸体,我的鸡巴树的老高。而周围天体男都是耷拉着的。而女人们,就算里

    面湿了别人也看不出来。她还故意的大笑惹别人看。

    就相当于全场只有我一个人没穿衣服。

    这算是报复我在学校里让她当众高潮吧?这他妈算是报复?

    我揪着她的奶子,到车里。她挣扎的从我的魔抓里逃了出去,跑上了楼梯。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你他妈叫啥?」

    她又扶着二楼的门口,探出头和一个奶子,「我叫杰杰。」

    「杰杰?」

    她说:「叫姐姐干什么?」

    「操你的小逼!」

    她吐个鬼脸,拿着买的一堆东西走了。

    我进驾驶室,看着仪表。心想我他妈真该替自己的鸡巴想想了,不是操逼,

    而是切片。于是我开车,驶向一个

    找‥请

    满地是烂逼的地方。

上一篇:我的第一次出墙

下一篇:《苏苏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