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屈辱人生(01~02)

[db:作者]2022-09-03 11:23:09

?第一章 起点

  海城机场人山人海,我悠然的靠在椅子上,目光盯着国际出站口匆匆来往的

人群,突然想起,我也好久好久没有带妻子出去旅游了。

  「李天?」娇美而有些犹豫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连忙转头,这一刹那,我感觉到了强烈的不真实。

  五年了,她依旧那么美丽动人。黑色的露肩上衣,雪白无暇的肌肤,领口大

胆的开叉到两片肥美的乳肉,下身刚刚包裹住丰满臀部的黑色短裙,脚上踩着一

双黑色的鱼嘴高跟鞋,露出的脚趾头涂着晶莹剔透的红色指甲油。比以前多了一

份成熟性感。

  「婉晴?」我有些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修长纤细的手指脱下墨镜,化着精緻淡妆的美颜五年之后又一次展现在我的

面前,我看的有些癡了。

  「好久不见,李天。」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好久……好久不见。」我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缓缓平复住自己激动複杂的

心情,儘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婉晴,你回国了。」

  「嗯,是啊,公司有些业务需要我过来处理。」

  「你这些年过的……」我话还没有说完,刺耳的铃声打断了我。

  看了看响个不停的电话,她轻轻对我说,「抱歉,我该走了,这是我的名片。」

  纯黑色的精緻卡片,只印了简单的一行字:远洋集团高级副总裁林婉晴

  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心情複杂的把名片小心翼翼的放进口袋。

  「任天宇的审讯有结果吗?」坐在后排的头髮花白的老人出言提醒,有些褶

皱的脸不怒自威,带着强烈的上位者气息。他是我今天来机场接的人,我的师父

也是我的领导郑方。

  我努力的甩甩头,把刚刚的短暂相遇甩出脑海。

  「没有,已经突击审讯24小时了,他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交代。」为此

我也是相当苦恼。

  「李天,你这次冲动了。」师父微微皱眉,「任天宇是什么人,光明医院副

院长,国内外享誉盛名的外科专家。你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逮捕他,你可知

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师父…我…」

  我刚要张口,师父打断了我,「昨天我的电话一直没有断过,就连黄书记也

亲自打电话过问此事。」

  黄书记也出面了,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黄书记的态度很明确,要求我们警方立即放人。」

  「师父,人不能放。」我的打断让师傅眉头紧蹙,有些微怒,但此刻我顾不

得那么多了,快速说道,「我这边已经拿到可靠的情报,任天宇就是制毒的幕后

黑手。我相信,在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能让他交代。」

  「够了。」师父摆摆手,「我已经通知局里放人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说

罢,师父闭上双眼。

  我握着方向盘的手因为用力而有些发白,此刻我才体会到官大一级压死人的

感受。

  「为了避免媒体继续对此事深究,你先放下手上的工作,先休息休息。」闭

着眼睛的师父突然开口。

  我心底突然产生一种屈辱感,就因为我抓捕了一个拥有名望的罪犯,努力了

多年,付出了很多很多才换来的副局长就这样被停职了。

  看着师父走进员警大楼,我从兜里拿出香烟,用力的把烟雾吸进肺里,这时

候我才看见,放在副驾上的电话一直嗡嗡作响。

  「方远,有什么事吗?」我情绪低落,突然对这个案子没有丝毫兴趣。电话

那头的方远没有听出我的失落,激动的语气对我说道,「李局,我发现了一个新

情报,可能会对案件有帮助。」

  「嗯,传我邮箱里吧。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不等方远继续往下说,我

便挂掉了电话。

  我叫李天,今年三十五岁,海城将近二十年以来最年轻的一位副局长,一直

意气风发的我,此刻却带着失落还有浓重的醉意回到家中。

  被我的动静吵醒,妻子杨蓉翻过身子,闻见我满身的酒气,「老公,你又喝

酒了,我去给你煮碗姜茶。」说着就要起身。

  我突然一把粗暴的把妻子拉进怀里,带着醉意说道,「不…不要离开我…不

要…」

  妻子身上淡淡的香味,不停地扑鼻而来,一个多月没有性生活加上酒后的燥

热,我裤裆里的肉棒渐渐硬了起来,原始的欲望爬上心头。

  双手粗暴的钻进妻子薄薄的睡衣,握住一对丰满圆润的乳房,使劲揉搓起来。

  「老公……你…你干什么……不……呜……呜呜……轻点……好痛……老公

轻点……」

  柔软乳房在我手里变幻成各种形状,被大拇指压住的乳头也开始发胀发硬,

翘立起来。

  「老公……嗯嗯嗯……嗯嗯……哼哼哼……」

  妻子的身子也渐渐燥热起来,小嘴里吐出微微呻吟。

  我不停地亲吻妻子滚烫的脸颊,捉住她的香唇,撬开她的牙齿,含住她的嫩

舌,用力的吸吮。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妻子扭动着火热的娇躯,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我,一大一

小的舌头互相交缠,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寂寞的卧室里只有我们两人浓厚的喘息。

  我的手顺着乳房,划过平坦的小腹,移到了贴身内裤包裹住的三角地带。妻

子已经情动,单薄的内裤已经印出水渍,撑开内裤,手掌盖住了湿漉漉的阴户。

  妻子也不甘落后,腾出灵巧的右手,钻进我的裤裆,一把握住我早已经硬的

生疼的肉棒。

  五根修长光滑的手指,紧紧箍住肉棒,快速的撸动,没有丝毫技巧,却带给

我一波接一波的快感,肉棒又涨大了一圈,马眼里不断渗出透明粘稠的前列腺液。

  妻子阴户里淌出的淫水越来越多,弄湿了我整个右手掌。

  「老公……我要……我要……」妻子喘着诱惑的气息向我求欢。

  我连忙用手按住妻子的右手,翻身坐起,用最快的速度褪掉妻子的内裤,扶

住硬梆梆挺立的肉棒,抵住妻子湿润的阴道。挺动腰身,通红的龟头挤开肥厚的

阴唇,捅进妻子温暖的小穴。

  「啊……」我和妻子双双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我并未急着抽插,而是用力的深深吸了几口气,想要降低肉棒上传来的阵阵

快感。

  妻子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脖子,尖锐的指甲几乎陷入肉里,双腿紧紧夹住我的

屁股,像条八爪鱼一样的紧紧缠住我,摆动着娇美的肉体。

  「老公…嗯嗯嗯……给我……嗯哼……我要……快给我……哼哼哼……」

  妻子如蛇一般的娇躯在我身下扭动,紧致湿润的小穴一收一缩,夹的我肉棒

好舒服,射精的欲望控制不住的传遍全身。

  「蓉蓉……蓉蓉……」我一边低沈的喊着妻子的名字,一边开始快速的抽动,

肉体撞击在一起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老公……好舒服……啊……啊啊啊

……啊……」

  「蓉蓉……我要射了……啊……」

  随着我一声低沈的吼叫,肉棒在小穴里涨大涨大,精关一鬆,扑哧扑哧地大

量浓稠的精液喷薄而出。

  「啊……好烫……好烫好多……好多的精液……啊啊啊……」

  我从妻子身上翻下,满是精液饮水混合物的肉棒一点一点变小,我疲倦的没

有一点心思去打理,「呼呼呼」的打起了呼噜。

? ?? ?? ???***    ***    ***    ***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屋外已经阳光明媚。

  我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妻子杨蓉已经上班去了,洁白的床单上,还留有我

们昨夜交欢的痕迹。脑海里浮现昨夜和妻子欢愉的情景,我突然愤怒不已,这个

副局长的位子,我付出了太多太多。

  五年前我还是缉毒队队长的时候,一次追捕毒贩的过程中,被逃跑的毒贩连

射两枪,一枪打中了我的大腿,另一枪则打中了我的下体。虽然没有击中要害部

位,但留下了不可治癒的后遗症,终生不能生育。

  如果说身体上的伤害是我得到副局长位子的开始的话,那我和林婉晴的离婚

便是我稳坐副局长位子的结果。

  那一年,我的妻子还叫林婉晴。比我小两岁的林婉晴,是人民检察院的一名

检察员,当时的林婉晴,肚子里有我们俩爱情的结晶,已经三个多月的宝宝。

  在林婉晴赶往医院的途中,和闯红灯的大货车迎面相撞。林婉晴所坐的车里,

当时和她一起办案的三个同事当场死亡,经过抢救林婉晴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肚

里的宝宝流产了。

  最终,我和林婉晴和平分手,她奔赴美国开始新的人生,而我则坐上了副局

长的位子。

  如今就因为我抓捕了一个罪犯,付出那么多换来的副局长位子就这样离我远

去,叫我如何不生气,如何不愤怒。

  热水沖去昨夜交欢的汙物,也沖去我精神上的疲倦,有些自嘲的把手中黑色

庄严的警服一股脑丢进洗衣机里,顺手也把洗衣篮里的妻子换下的衣服丢进去。

当拿到篮子里最后一条属于妻子的黑色内裤,我的心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裆部

单薄的布料上,一块干透了的乳黄色印记尤为醒目。我颤抖的拿到鼻子前嗅了嗅,

一股难闻熟悉的味道让我皱起眉头。

  不……不会的……

  我用力把内裤丢进洗衣机,颤抖的点燃一支烟。

  不会的……妻子不会的……蓉蓉不会出轨……绝对不会……

  我不停地安慰我自己,但内裤上明显精液的痕迹,显然已经遗留很长时间了,

突然脑海里一闪,昨晚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睡在身旁的妻子不停地扭动,嘴里

发出压抑的呻吟。

  一支香烟洗完,我再次拿出烟盒,发现已经空空如也,我仿佛疯了一般沖进

书房,拿起电脑旁边未拆封的香烟,慌忙的打开,点燃,用力的吸着,吸着。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电脑不停的发出提示声,我瞥眼一看,新的邮件。心中一动,我连忙坐下,

试图登录妻子的QQ,一遍翻查,没有任何异常。再次登录妻子的邮箱,同样没

有任何收穫。

  可越是这样乾净,我心中越是害怕,手慌脚乱之中,无意中点开了右下角跳

动已久的提示,方远发来的邮件,一个似乎是网站的连结,我随手複製,粘贴在

IE里。

  短暂的载入过后,漆黑的显示幕开始出现画面。

  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办公桌前坐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头髮浓密黝

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显得精神饱满,正在埋头写着东西。我一眼便认

出,他就是导致我暂时停职的罪魁祸首,任天宇。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任天宇继续埋头写着东西,五分钟左右,他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来,

脸上的神色有些怪异,嘴皮动了动,「进来。」

  我瞳孔放大,夹着香烟的手也因为颤抖烟灰散落,因为摄像头的关係,我只

能看到来人的侧脸,但并不影响我判断她是谁。来人就是和我同床共枕五年的妻

子杨蓉。

  「院长,你找我?」妻子站在办公桌前,低着头,声音很小,我几乎都要听

不清。加上背对着摄像头的关係,我完全看不见妻子此刻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

错觉,我从妻子身上感受到害怕恐惧种种负面情绪。

  「咚……咚……咚……」

  任天宇的右手轻轻敲打着桌子,发出有节奏的声音,目光透着一股赤裸的目

光停留在妻子身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我的心脏似乎随着任天宇敲打桌子的节拍跳动,我清楚的看到妻子的身躯在

微微颤动,双腿不停地摇晃,随时都会摔倒一般。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任天宇敲打桌子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心也跳的越来越快,心脏仿佛要爆掉

一般难受。妻子颤抖的也更加厉害,双腿打着摆子,双手紧紧扶住放在她面前的

椅子,紧握着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显得发白。

  「咚……」终于,任天宇最后用力的一敲,清脆的声音让我心脏一阵绞痛。

而穿着白大褂的妻子两腿之间,黄色的液体顺着雪白的大腿哗啦啦流下。

  任天宇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雪白的牙齿,诡异的微笑,「这么快就高潮了?

果真是完美的体质,嘿嘿。」

  妻子没有说话,全靠双手扶住椅子支撑着身子,我甚至能听到妻子发出的浓

浓喘息。

  「你去準备一下,下午跟我去接一个人。」说着任天宇摆摆手,示意妻子离

开。

  妻子刚刚离开,从办公桌底下钻出一个女人,同样身穿白大褂,纤细高挑的

身材,满脸潮红,涂着红色唇彩的嘴角边还残留着一丝乳白色的液体,声音充满

了诱惑娇媚,「主人,你要去接她?」

  任天宇眼神古怪,突然从椅子上一下子站起来,粗暴的揪住女人黝黑的秀髮,

生生的拉到自己面前,咧开嘴巴,面容变的狰狞,「贱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

什么?别做梦了!你永远都要留在我的身边,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知道

吗?知道吗!」此刻的任天宇,完全没有一丝书生气息,整个散发着病态的神情。

  被拉住头髮的女人疼的眼泪水不停流淌,带着哭腔,「没有……主人我错了

……我一辈子都在你身边……都在你身边……」

  听到女人的话,任天宇脸色稍缓,眼神中透着温柔深情,轻轻的对女人说道,

「记住,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能给你,我就能收回,知道吗?」

  「知道了……主人我知道了……」女人恐惧的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任天宇按着女人的头,让她跪下。女人主动的用

嘴含住胯间那条硕大的漆黑肉棒。

  视频到这里突然没了,我望着漆黑的萤幕有些呆滞,确定了妻子真的出轨,

我的心反而平静了,没有之前的狂躁。特别是妻子高潮失禁的那一刹那,我竟然

莫名其妙产生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默默拿出电话,拨通方远的号码。

  「嘟……嘟……嘟嘟嘟……」

  我反复打了几次,都没有人接。我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拿起外套,迅速

的离开家。

??第二章 恐惧

  光明医院是海城市最大的民营医院,拥有者是谁不清楚,但它是海城各级领

导定点的疗养机构,单是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背后恐怖的关係。

  光明医院资金雄厚,坐落在城北,曾经的荒地如今变成了一栋栋科技感十足

的大楼。每个海城学医的人都希望进入光明医院,因为薪资颇丰,我的妻子杨蓉

便是光明医院一名外科医生,收入是我这个副局长的五倍左右。

  为了不引起注意,我把车停在外边,步行走进光明医院。一路上我一直不停

地拨打方远的号码,始终无人接听,我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就在这时,我手里的电话响起,来电号码显示方远。

  「方远,你在哪里?怎么一直不接电话?」我快速焦急的追问。

  「嘿嘿,李局长您好。」陌生的声音,但似乎又那么熟悉,让我皱起眉头。

  「你是谁?方远呢?」我眉头越来越深,已经猜到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了。

  「看来李局长真是贵人多忘事,昨天您还亲自拘捕我,今天就忘了?」果然,

是任天宇。

  「任天宇!你想干什么?方远呢!」

  「嘿嘿,李局长送了我份大礼,我也应该礼尚往来,不是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任天宇!」我低沈的怒吼,周围的人用一种奇怪的眼光

看着我。

  「李局长你不用在医院里瞎转了,我在办公大楼等你。」说完掐掉了电话。

  任天宇最后的话语冰冷,冷的让我身子一颤,他知道我在医院?抬头看了看

满是摄像头的杆子,我心里很快释然了。心里一股邪火上身,别人怕你任天宇,

我李天可不怕,想着便往办公大楼快步走去。

  「李局长?」当我走进光明医院办公大楼的时候,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走

到我身边。

  「嗯?」我抬头一看,这女人不就是视频里那个女人嘛。

  「您好,我是宁静。」女人的手细嫩温暖。「任院长等你很久了。」

  这次第二次和任天宇面对面接触,不得不说,虽然看上去他书香气浓厚,但

一种和师父身上相同的上位者气息让我感到了压力。

  「李局长,我们又见面了。」任天宇悠然的坐在办公椅上,似笑非笑的打量

着我。

  我办公室环顾一周,故意提高音量,驱除任天宇带给我的压力,「方远呢?」

  「看来李局长真是关爱下属之人。」任天宇不为所动,一双眼睛打量着我。

我毫不畏惧的跟他对视,一想到他用这双噁心的眼睛看过妻子杨蓉的全身,我心

里邪火便不停涌上脑海。

  我毫不犹豫从腰间掏出枪,指向任天宇,「别给我废话,把方远交出来。」

  面对冰冷的枪口,任天宇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只不过眼神变的有些冰冷,从

椅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朝我走来。

  每走一步,我便感到巨大的压力席捲而来,额头已经渗出了汗珠,「我说了

别过来,站住!」

  任天宇走到我的面前,用他的额头顶住我的枪口,「李局长,我打赌,你不

敢开枪。」

  「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任天宇,我最后说一次,把方远交出来。」

  任天宇凑到我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方远很安全,但你的爱妻杨蓉我就不

知道了。」

  杨蓉,听到妻子名字的这一刹那,我的心暂停了一下下,紧接着腰间传来一

阵刺痛,我整个人昏了过去。

  我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连忙环顾四周。似乎是一间手术室?硕大的手术台,

各式各样我没有见过的仪器,檯子上各种颜色的瓶瓶罐罐,还有头顶昏暗的灯光,

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让我心底感到一股寒意。

  我全身赤裸坐在一把柔软的椅子上,双手被扶手上金属圆环紧紧锁住,双腿

也被椅子脚上的金属圆环牢牢锁住动弹不得。

  「李局长,你睡的可真香,好戏开始很久了。」站在我的面前的任天宇,带

着笑意看着我。

  我扭动了几下身体,挣脱不了身上的束缚,只有狠狠瞪着任天宇,「任天宇

你有种就杀了我!」

  「呵呵。」任天宇笑了笑,真的从兜里拿出一把手枪,那是属于我的。如女

人般白嫩的手熟练的玩弄着手枪,「李局长,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说着任天

宇朝站在身后的宁静点点头。

  得到示意的宁静往前一步,走到我的面前,缓缓跪下。

  「你要干什么!」

  「你最好别动。」任天宇出言提醒,「好好享受。」

  看着冰冷的枪口,我只能任由宁静温暖的小手轻轻捧住我的肉棒,张开樱桃

小嘴,轻轻的咬住龟头,灵巧如蛇的舌头在绕着马眼打转。

  一种酥麻的舒适感从肉棒传进脑海,忍不住的想要呻吟。

  任天宇眯笑着注视着我,「怎么样?宁静这骚货的小嘴还不错吧。李局长是

否满意。」

  我闭着嘴巴,忍耐着下体阵阵传来的快感。

  当我的肉棒完全勃起,宁静「噗嗤」吐出了我的肉棒,我还没来得及喘息,

宁静左手已经紧握住我满是唾液滑溜溜的肉棒,轻柔的撸动起来,而右手则是抓

住我左边圆鼓鼓的睾丸揉搓,小嘴则轻轻咬住我的龟头,舌尖抵住我的马眼不停

舔舐。

  享受着宁静的口舌服务,我面前不远处的黑色墙壁,竟然产生了变化,缓缓

的变的清晰起来。当对面房间让我一览无遗的时候,我情绪变的激动起来。

  从天花板上垂下的一根粗壮铁鍊,高高的把方远的双臂吊起。悬浮在半空中

的方远,和我一样全身赤裸,健硕黝黑的肌肤上,纵横交错着一道道血红的伤痕。

  「方远!方远!方远!」我大声呼唤,可受到酷刑折磨的方远似乎已经筋疲

力尽,垂着头没有丝毫反应,只有下体挺直勃起的粗壮肉棒还告诉我他还活着。

  「任天宇!你不得好死!」

  我怒斥着任天宇,但看到了更绝望的一幕。

  方远挺拔的肉棒上已经布满一层浓厚的口水,显得晶莹透亮。一双白嫩的手

扶住肉棒的根部,跪坐在方远脚边的女人抬起了头。

  我瞳孔剧烈收缩,杨蓉,跪着的女人是我的爱妻杨蓉。妻子杨蓉黝黑的秀髮

梳到脑后扎起马尾,脸色绯红不已,眼神也透着迷离,白嫩的手扶住肉棒的根部,

小嘴正卖力的吞吐着方远的肉棒。

  「吧唧吧唧」吞吐肉棒的声音是那么刺耳,可妻子眼里却散发着迷离的渴望,

除了肉棒好像再无他物。

  「蓉蓉……任天宇你个人渣……你把蓉蓉怎么了!混蛋!混蛋!」我双眼迸

红,面部狰狞,扭动的身子让金属铁环磨出了血迹。

  这时宁静突然抬起头,嘴角边还流淌着晶莹剔透的口水,眼神同样布满的情

欲,「李局长看到自己的妻子在服侍别人,鸡巴更大更硬了呢,咯咯。」

  「我………我没有……」脸色通红的我想要否认,但被宁静握住的肉棒确实

比平时要大上一圈。

  马眼里不断渗出的前列腺液加上唾液起到了润滑的作用,宁静撸动肉棒的速

度越来越快,右手则划过睾丸,轻轻按住我的肛门,轻轻抚摸。

  「啊……」我低沈的一吼,下体突如其来的微微刺痛,原来是宁静把右手的

食指轻捅进我的肛门,刺痛之余,一种莫名的快感让我的肉棒又粗大了一圈,马

眼里忍不住吐出了一丝丝精液。

  「似乎游戏要结束了。」任天宇突然说了一句话。

  冰冷漆黑的枪口顶住了我的脑门,「你和方远只能活一个,谁先射精,我就

杀了谁。」任天宇脸上没有了笑意,「你是要做一个好上司,牺牲自己救下方

远,还是牺牲方远救自己,选择吧,李局长。」

  看着任天宇冷漠无情的脸,直觉告诉他说的真的,他会毫不犹豫的开枪。我

不禁开始害怕,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在看看方远,这个从警校毕业就分配

到我手下,跟了我三年多的年轻人,我也不想让他死。

  此刻我该如何选择,我该怎么办,谁来告诉我。脑袋里混乱的思考着,身子

却在不由自主的忍耐,忍耐宁静双手带给我的快感,忍耐射精的欲望。

  可宁静的套动肉棒的手却越来越快,右手食指在我肛门里抽动的速度也越来

越快,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不……我不想死……忍耐……我要忍耐……我死死的忍耐射精的欲望,眼神

死死盯着妻子的双手。

  快点……快让他射……蓉蓉……你还慢吞吞的干什么……你老公要死了……

快点让他射啊……

  我心里不停的呐喊,可身体真的已经到极限了,全身紧绷,龟头一酸,白花

花的精液从马眼里喷出。与此同时,「哢嚓」拉动手枪保险的声音。

  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突然,我大声喊道:「不!我不想死!!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

  接着我听见扣动扳机的声音,紧接着一声巨响!

  这一瞬间,鼻涕眼泪喷涌而出,就连软下去的肉棒都因为害怕激射出一股黄

色的尿液,我整个仿佛没有了骨头,彻底瘫软下去,脑子里一片空白。

? ?? ?? ???***    ***    ***    ***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冰冷与孤独包围着我,我缓缓的站起来,走向黑暗中

的唯一光亮。

  这不是我家楼下的街道吗?黑暗没有尽头的街道,唯一的亮光只有那微弱的

路灯。

  「踢踏…踢踏…踢踏…」

  安静的夜空除了我的呼吸,还有清脆的高跟鞋踩地的声音。

  「踢踏…踢踏…踢踏…」

  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人影,高挑的身形紧紧被黑色的紧身皮衣牢牢裹住,S型

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努力的想要看清,可怎么也看不清来人模糊的脸。

  长筒高跟鞋停住了脚步,黑色的皮手套扯动握在手里的铁鍊。

  「嗒嗒嗒…」

  铁鍊与路面摩擦的声音,另一具身躯也从黑暗中爬来。对,一双修长白嫩的

手指撑地,两条雪白的小腿跪在地上,一步一步朝我爬来。

  无名指上的钻戒好晃眼,我感觉到了强烈的熟悉感。

  一对丰腴圆润的乳房,随着身子的前进,前后甩着,乳头上挂着的两个铃铛

相互碰撞,发出「砰…砰…砰…」清脆悦耳的声音。

  从丰满的两瓣臀部中间,伸出一根毛茸茸的尾巴,拖在地上,一直爬到长筒

高跟鞋脚边停下。

  看不清楚脸的女人说话了,声音有些飘渺而空洞,「贱奴,抬起头来,跟你

的丈夫打个招呼。」

  女人的话让我心里一惊,我恐惧的看着爬在地上的女人缓缓抬起头来。

  当女人抬起头,浓妆豔抹的面孔下,赫然是我的妻子杨蓉。

  「不!!!!!!!!!!!」

  「不!!!!!!!!!!!」

  我从床上惊醒过来,我重重的吐了口气,我没死,我竟然没死,太好了。高

兴之余,我想到了妻子杨蓉,想到了方远,甚至想到了任天宇,又不禁有些悲伤。

  就在这时,放在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

  「师父。」

  电话那头的郑方依旧语气严肃,「你的线人方远死了。」

  郑方的话让我握在手里的手机差点掉落。死了……真的死了……虽然当时我

确实听见了枪声,但当时极度害怕恐惧我的彻底的昏过去了,完全不知道之后发

生的事。

  不知何时挂掉的电话,我颤抖的抓住床头柜上的香烟,用力的吸着。

  「叮叮叮……叮叮叮……」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我按了接听键,直接对着电话开喷,「任天宇!你这个混蛋!竟然真的杀了

方远!」

  我一顿怒吼,心里稍微平静一些,对面才开始说话,「我的李局长,你真是

好了伤疤忘了痛是吧,看来昨天的教训不够深刻啊。」任天宇的话冷冰,没有丝

毫感情。

  我有些心慌,「你,你不要乱来。」想起昨天我便感到恐惧听出我的惧意,

任天宇这才满意的说道,「只要李局长你乖乖听话,我自然不会胡来,还会给你

意想不到的好处。」

  我沈默……

  「李局长你煞费苦心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坐上的副局长位子马上也要丢

了,你甘心吗?」

  我继续沈默,握着手机的指头因为用力而发白。

  「为了副局长的位子你付出比常人还要多的东西,比如你的前妻林婉晴,你

甘心吗?」

  因为牙齿过度用力的咬紧,嘴角渗出了血迹。

  「只要你听我的话,不单能让你不会丢掉副局长的位子,甚至能取代你师父

坐上局长,李天,你愿意吗?」

  「什么?」我承认,任天宇的话让我有些心动,奋斗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

手中的权利。

  见我心动,任天宇继续说道,「李天你是个聪明人,机会我给你了,接下来

便看你如何选择了。」

  我冷静片刻,沈声问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做一条听话的狗。」任天宇的话仿佛重锤一般重重的拍打着我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