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浴缸中捡到的少女美尸~仲夏夜的荒诞春梦

2022-03-21 11:12:02

11:22PM,罗德岛舰内走廊。

酒宴结束后已经是深夜了。

扶着墙,拖着醉醺醺的身子蹒跚在宿舍的走廊上,由于酒精在血液中的挥发,方向感模糊不清的我几乎每走过一个房间都要确定一下这是不是自己的卧房。

刺鼻的酒味混着汗液的气息浸湿在我皮肤毛孔的每一处,或许是因为今晚宴会饮酒过量的原因,我除了感到脑袋晕乎乎的以外,整副身躯都像是被火灼过一遍般燥热难耐。连带我的欲望点起,有种恨不得马上回到房间然后叫上几名迎宾小姐前来服务的冲动。

「啊……怎么还没到房间啊,到底要多久……」「哦……对,找到了,这个,是这个房间没错……」眼前,被夜光小灯映照着的走廊稍显得有些昏暗,在我迷迷糊糊的视野倒映下,模模糊糊出现了一道虚掩着的房门。

我嘀咕着只有我一人听得见的话语,本想在衣兜里面拿出钥匙,但又因为动作的不平衡,脚底打滑,一头朝门上撞去。而我的身躯几乎是狼狈地滚入了只是虚掩着的大门之间,连滚带爬地跌躺在了房间内部的地毯上。

「啊……他妈的,痛死老子了!这里是……」捂着被撞得生疼的额头,脑袋发晕地环顾了一下房间里令我不太熟悉的布置。

不过,迷糊的意识和之前在宴会酒精中麻痹的麻痹,让已经进入到房间中的我下意识没有考虑那么多事情。

和往常一样,我拉上门,脱下那把我捂得浑身冒大汗的连帽制服,随意地挂在衣帽架上,随即半裸着一副身躯,按照刻在肌肉里的生活规律,跌跌撞撞地往浴室走去。

「奇怪……我记得浴室不是在左边吗,怎么现在在右边了?是我喝太多记错了吗?」左侧是一堵暖色的墙面,而在我的印象中,这里应该是浴室的大门。

但在我的记忆里,我并没有用过这种颜色来装饰我的内墙。

「算了……哈,热死了!先把澡洗了再说……」疑惑地看了看处在右边静静立着的毛玻璃浴室窄门后,急迫于用热水冲去身上黏着与不适感的我并没有考虑太多,随手拉起一根毛巾,推开门直接进入了浴室之中。

「咦……?这根毛巾好像不是我的,颜色不对……」我嘀咕着踏入浴室门内,盯着手中毛巾发呆。即使是到如此地步,我也并没有意识到事情有什么不对,直到在我进入这看似平常的浴室之内后,看见了那冲击着我的视野让我有些回不过神来的一幕。

那是一名菲林女孩,静静地躺在早已漫出污水的浴缸中。

她披散的银色长发漂在水面,一对小巧的白猫耳无力地躺在发丝之间。失焦的眼瞳放大上翻,仰视着瓷砖铺砌的天花板,久久无神。

她的身躯像断线的提线木偶一样扭曲躺在浴缸之中,一丝不挂的光洁胴体与浴缸内污水的颜色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不由得想象,这明少女到底经受了何种痛苦,才导致了这番模样。

「啊……搞什么啊!是死人啊……」我凑近浴缸,鼻尖顶着那污水的刺鼻气息,伸出手去撩了撩女孩的银发。但见得她那赤裸的诱人娇躯不做出任何反应,我如此嘀咕道。

该报警?还是该做什么?结束一天应酬累成如此模样的我,可懒得去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

但无论如何,女孩已溺于此,既非侦探又非法医的我,在这种烂醉的情况下,也懒得去思考太多。

「不过看你这样子……咦,你是迷迭香?哦哦,我想起来了,好像就是你啊……」我用手指撩拨开几丝漂浮在水面上将少女俏颜遮盖的发丝,盯着她那副精致的娇颜,怔怔想道。

我认得她,她是罗德岛从哥伦比亚的非法实验室里救出的一个孩子,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姓名。但如今在这罗德岛之上,她却拥有一个美丽的代号——迷迭香。

「啊啊……死了啊,迷迭香。怎么忽然就死了呢,真可惜……」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了她的身旁,轻轻地用手从她光洁的额头上抚下。盯着她那副如同人偶一样瘫躺在浴缸里任人摆弄的娇躯,我不知为何感到有些心头火起。在某种欲望的驱使下,我将她从水中抱起,用毛巾擦干了她湿漉漉的玉体。

此时的小猫还残存着余温,躺在我怀里的躯体犹如一块玲珑的温玉般滑腻动人,早已将洗澡的事情抛之脑后的我,将她放在浴室的椅子上,取下莲蓬头冲洗了一遍她娇躯间的污水,轻轻将她那披散着的长发集束拧干。

「最后还是没能逃脱啊。」不知何时,我又开始语无伦次起来,一边说着令自己都费解的话,一边用手将小猫的发丝抚平。顺着头发往下,我的双手又放在了她那光滑的香肩上。

她是一名矿石病感染者,但虽然是感染者,从她身上根本看不到所谓源石结晶的存在。即使已经没了生息,但她那水灵的娇躯依旧柔软富有弹性。我的手继续从少女的粉肩上往下游走,来到上臂的位置,揉了揉她左臂胛骨处两道交叉的疤痕。

「想必是在实验室的时候就被下了毒手吧,可怜的猫咪。」盯着失魂少女的伤疤,也不知是出于怜悯还是可惜,我喃喃嘀咕道。享受完光滑肌肤的触感,我再一次将迷迭香缓缓横抱在胸前,离开浴室,然后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

「迷迭香啊,你说,因为凯尔希那混账老太婆的原因,我到现在都还没碰过任何女干员的身体……既然你都已经这样了,何不在最后帮博士我一把吧?」我喃喃自语着自己都有些听不懂的话语,身体顺着欲望下意识活动,那双粗糙的大手不自觉地在这具少女娇躯上游移起来。很快,我的双手便已经触碰到了小猫如同云朵般触感的胸口,手指也开始揉弄起那并不是那么有料,但的确显得有型的嫩滑乳房。虽不像成熟女性的巨乳一样能够当作皮球一样随意把弄,但我依旧兴致勃勃地用各种方式,时而揉捏,时而挤压这对小巧的乳肉。忽然间,我又迅速地开始旋转拇指,搓起小猫尚未完全发育的乳头。或许她的神经反应尚未完全消失,在接受了此种刺激后,那附着在其上嫩粉色晕色之间的一对小豆豆竟有微微发硬挺起的迹象。

「要在平日,可没法欣赏到这样的姿色啊……接下来,就是进入可怜的小猫体内的时候了。」我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还是在对迷迭香这么说着,将自己的衣裤也尽数脱下,让那根早已挺立的,属于男性的丑陋巨物,抵在小猫纤细双腿深处的狭窄蜜裂之间。

【你,你这个变态!色狼!】看着迷迭香那张恬然的可爱俏脸,我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小猫抱着枕头,遮住自己敏感的部位,像炸毛一般,一边用一脸嫌弃的眼神看着我,一边气鼓鼓地骂出来的样子了。

不,如果是迷迭香的话,应该不会是这样的场景。或许她会迅速后退,随即伸直双臂,然后四只无形的大手把我按在地上。一边说着「嗯…我会忍住不弄断你的手…」一边在及其矛盾与纠结的心理下,把我一把拍进墙壁显出一道夸张的人形轮廓。

但如果是现在的话,我更希望她就这样瑟缩着身子,用软糯的声音请求我,说出「请不要那么激烈」一类的话来……就像一只黏人的小猫在主人的爱抚下蜷曲厮磨着身形一样,像她这副动人的娇躯一样惹人怜爱。

我如此地意淫着,身体也跟着脑海里的臆想不由动了起来。用手将小猫的一双玉腿分开,呈略显夸张的M 字形状,目睹着她那本来紧紧密闭着的小小花瓣因为股缝间的拉扯而分离翻开。昂然的巨龙顶着弥漫着浴室水汽的玉户,轻轻相碰的那一刹那,我竟感觉这穴口是如此的湿泞。我并不知在浴室的时候,这孩子究竟做过,或者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她化作如今这副楚楚动人的模样。

「啊……真是不错呢,迷迭香的味道~ 」脑海中的理智也不知是否还剩下残余,但我的身体已经不会考虑更多。在让龟头和这只诱人小猫的玉户亲吻致意后,我将男根毫不拖泥带水地整根塞入了小猫的蜜穴。

男根末端的伞袋毫不费力扩张开了那食指宽窄的穴口嫩肉,与肉壁紧贴着,戳刺进了少女花蕊的最深处。小猫虽然只有14岁,但她并不是处女,而联系到她实验室中那种糟糕的出身,这种情况也情有可原。

我用双手搂住她柔软的腰肢,身体则开始进行活塞运动。每一次的插入与拔出,肉棒都被膣腔内壁的褶皱死死地贴合,犹如婴儿的小嘴在对着它尽情舔舐吸吮。滑腻的媚肉随着我的节奏连连律动,不论我怎样加大腰肢耸动的力度,它一直紧紧咬着那巨龙,不肯有丝毫的放松。

【明明已经死了,结果还那么想要吗?】望着迷迭香略显苍白的脸庞,我的心中不由得产生一丝心酸,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被性奋所掩盖。

小猫的肉穴令人十分的舒适,令我兴奋得恨不得将整根肉棒包括阴囊都毫无保留地送进去,享受里面令人流连的每分每毫。大概是死前所分泌出的残留爱液包裹滋润着阴茎,令抽插不仅没有难度,反而越发顺畅无阻。我顺水推舟地加大了身体挺动的幅度,激昂顿挫的水渍拍打声变得越发激烈,彼此交合的性器相互摩擦,竟令本已无生息的小猫嫩穴滋生出更多更诱人的爱液。在酒精和快感的双重作用下,我仿佛像是看见了被我压在身下的小猫昙花一现的笑容,又似听见她惹人心醉的娇呼嗔吟。肉体的交击声此起彼伏,我不想再思考,只愿让大脑彻底放空,在快感中随波逐流。

「啊……迷迭香的小穴,实在太舒服了!」我的节奏越发加快,随着龟头对子宫口不断的叩击,一阵又一阵触电般的快感从马眼涌遍我的全身。我向着那通幽曲径,对准属于小猫的花房用力往前顶,甚至令小猫那平坦的小腹都微微隆起一个幅度。大概是感觉自己的男根已经顶到了那方秘所的极限,我的身体一紧,放开压抑,将滚滚的精流向着那小巧的子宫不断倾注。

如果她还在的话,此刻是不是面晕红霞,眼神迷离呢?我也无从得知了,只将连着缕缕银丝的肉棒从那爱液泛滥的蜜穴中缓缓抽出。我坐在床上,欲稍稍歇息片刻。可是我并没有就此结束这一次经历,我还想和小猫做更多,想在小猫的身上撒下更多属于自己的热欲籽种。

是的,本就压抑了那么久的我,加之这酒里不明成分的催动,我的欲望得以完全表现出来。我重新站了起来,用双手给小猫翻了个身,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趴在床上,将她并不是那么性感的玲珑桃臀翘向我。瞬间,刚刚稍有恢复的理智再一次被欲望冲垮,我再一次将尚且滚烫的肉棒塞进了小猫湿滑的秘缝之内,用双掌固定着小猫肉臀的位置,肉棒滋滋有声地撑开那两瓣还在淌流溢出浊液的媚肉,这骚穴就像已经习惯了我的形状一样,毫无抵抗地欢迎着我的进入,丝毫不觉这是赤裸裸的侵犯。我扶住小猫的细腰,自己也再一次让躯干活动起来,让男根在少女的穴内猛烈地翻搅,如同药罐的捣杵,对着其中的每一寸一缕细细研磨捣动。

粘腻而清澈的阵阵水声在房间内回响,我时而摇晃,时而顶弄,忘我地侵犯着身下没有任何声息与回应的迷迭香。少女自然不会有任何害羞的表情,也自然一语不发。她脸蛋的下巴贴在床榻上,无神地望着前方,就像是一具被我彻底征服的傀儡。这样在无人涉足的肉穴中奋进的感觉,令人不知如何享受才能完全品尝其精髓。我对着这爱液淋漓之地大力施雄,肉击之声越发响亮。我们俩人的躯体在这房间之中如同两条肉虫般颤抖着,这番纵情享乐让肉棒雄势大增,没有去理会小猫柔软的身体是否会因此散架,我对准了子宫口,纵身登顶。浓精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闷响,注入她的体内,而她小小的腔室,就像难以承受如此之多的量一般,在我的视野下方尽数喷涌。滚烫的白浊混着逐渐冰凉的爱液,从蜜穴的窄口边沿淌流,像一个喝的太多要吐出来的小孩子一样,把大量的白浆渗到了床单上,染上一片又一片淫靡而湿热的水渍。

「真是的,这么浪费的话,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啊!」看着迷迭香的小穴如此不尽我臆想,不知从何处来的怒火,翻过小猫无力瘫软的身躯,那死鱼一般本应让人心酸的眼神,此刻却更加让我有了糟蹋和施虐的欲望。

「看看你那眼神,实在是让人生厌。」我的口中吐出不清晰的词汇,按住小猫娇嫩的双肩,把她死死地按在床上。

「对了,对了,这样才有感觉。」人靠衣装马靠鞍,我从衣柜中翻出那条洁白的连衣裙——那是去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但平常时间几乎就只见过她身着制服的样子。我激动地给她换上这套衣裙,若是没有矿石病和战争,还有那该死的实验的话,她也本应喜欢这样打扮,成为一名普通的女孩的。得意地观赏了一会之后,我再一次将小猫按得紧紧地,巨大的性器再一次插进那肉缝之中。

已经不满足插入的乐趣了,我一边用力地扭腰,一边隔着洁白的长裙,再一次肆意地揉弄起小猫的双乳。有面料相隔的柔软胸部带来的触感更加细腻,我手中和腰间的动作再一次加快起来。小猫的媚肉依旧在迎合着我的侵犯,但逐渐冷下去的身体却像是让人觉得她的欲望也在慢慢冷淡一样。

「是我让你舒服不起来了吗?」说话的时候,双目因欲望而涨红的我几乎是在咆哮。我更加用力地握住小猫的脖颈,似是想看见她的俏脸露出痛苦的面容。

「叫出来,你叫出来啊!」我对着她大声吼道,仿佛忘记了她已经是一个毫无声息的死物。抱持着「没有娇喘的性交和自慰有什么区别」的想法,我的呼声越来越大,双手也越发握紧,传来一阵像是将细枝折碎一样,嘎吱嘎吱的声响。是的,这双男性大手所施加的力量,很显然是轻而易举,便能将这一只小猫的喉骨给蹂躏捏碎。

【咳!……哈啊!…咕……】【喘出来了,喘出来了!这才对嘛!】已经分不清到底这是现实还是自己产生了幻听,我的精神兴奋到了极点,腰部强有力地继续叩击小猫的臀部,她那混杂着咳嗽的娇呼声也像因此而在我的耳边回荡得更大声了一般。我轻轻松开紧握小猫脖颈的双手,重新扶住了小猫的臀肉,使得那逐渐松垮的肉缝能够收紧,更加充分地贴在阳具上。终于,我重新感受到了和之前一样的快感,犹如压抑的火山,似随时随地都要喷发而出。

【和之前一样,就射到这里面吧!】快感催动着抽插的加快,而更快的抽插带来的则是更多的快感。「咕咚咕咚——」精液再次全数注入,少女那头明丽的银丝更加垂散,属于男人的性器再次心满意足地从那三进三出,已经化作一团狼藉的穴肉内拔出。

「这么玩都要玩腻了啊……还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方法,今天我要玩个够!」嘴上依旧不停地吐着话,而多次的侵犯也依旧难以填满我内心的空虚,难解我身体的燥热。

「既然你不想喘出来的话,就用你的嘴巴来做好了。」如是说着,确定了自己的目标,我再次扶起小猫滑嫩的后背,让她呈坐起来的姿势。将那依旧坚挺的阳具,毫不含糊地刺进了那樱桃小嘴里。口腔还保留着一定的湿温,那属于唾液的温热一瞬间就缠绕了我的男根。就连嘴里的主人之一,小猫的香舌,此刻就像是从千金大小姐沦落到街头成了妓女一样,在我粗暴的抽送下,被动地侍奉起我来,舔舐着我那胀大发紫的龟头。

可是少女的樱桃小口怎能含的下如此粗大的巨龙呢?迷迭香呆滞地看着我,像是麻木得已经丝毫不在意了一般,全身只像一只被人遗弃的断线木偶。看到这样的情形,我心中又涌现出莫名的兴奋,双手越发用力地抓着她的银发,跟随着我前顶的节奏,使劲把她往我的方向拉。而迷迭香的喉部后缘,也在我卖力的冲刺间阵阵起伏,连带着后颈部的软肉,给予我绝无仅有的深喉快感。

「这样才对!这样才对!」现在的我,犹如一只猛兽咆哮着,粗大的阳具不断地往小巧的口腔里塞。见抓头发往前拉都难以让她那短窄的喉咙完全将我的下身吞没,我索性按住小猫的后脑勺,继续往嘴里以更大的频率输送着肉棒。龟头似乎已经顶到了喉咙深处了,小猫的颌骨也因为我的暴力抽送而脱臼,稍显浑浊的唾液不住地从嘴边流下,好似在表示自己的痛苦一般,又像是在哀求,哀求我把动作稍微放轻。

「没让我射出来,怎么能就这样放过你呢?」我感到了那熟悉的兴奋与快乐,手上的推拉更加迅速,腰间的幅度也越发加大。越发难以维持理智,我在快速抽送的同时,控制不住破坏欲望的双手,开始粗暴地撕扯迷迭香身上洁白的连衣裙。

「很好,小猫,你表现得很好!接下来就奖励你,把这个喝下去吧!」嘴边依旧在兽叫着,我将腰部一紧,长枪如龙,顶进小猫的喉头,将又一轮白色的黏浆悉数注入。

「哈,哈,说实话,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将自己多次发泄过,但依旧坚挺的阳具抽出,使劲按了按小猫的下巴,才把她那没能吞下浓精,导致这粘液流得到处都是的小嘴闭上。可现在不知是什么原因,我现在依旧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但嘴巴和小穴都已经被玩成这样了,这让我不得不考虑用其他部位继续满足我的性欲了。想到这儿,我的目光在小猫身上扫视了一番,最终视线落到了小猫那一双玲珑可爱的小脚上。

「没办法,这次就来足交好了,这样你也可以轻松一些。」一边说着,我一边把枕头立到床头边,让小猫靠在枕头上,能让她呈一个坐起来的姿势。而我则是仗着自己腿更长,将自己的双腿分开,蹬住床头,让自己的双腿把小猫包在中间。用手拿起小猫的双脚,将这一对小小的玉足对准了我的肉棒,冰凉而软糯的触感让我不由得再次泛滥起强烈的快意。

和罗德岛一些成熟的女干员的脚不一样,迷迭香的这双小脚也经历了实验室的折磨,虽然并非一般初春少女那样光洁无暇,但其细腻小巧依旧让人浮想联翩。

双手把着这柔若无骨的脚踝,用这小小的脚心来回搓动我身前的那一跟巨物,它犹如一条得到了巨大满足的长龙,在玉足的轻轻摩擦下,用尽全力嘶吼,试图表达自己无尽的畅快感。整个肌肉不断紧缩,像是巨龙也因为这特别的足部奉侍而欢快地舞蹈起来。

这一双小巧的足在我的把控下,时而带动着包皮将快感传递,时而脚趾轻触龟头,以摩擦的方式令我获得更多的刺激。实在是想不到更多的玩法了,我便把这巨根送进她的大拇趾与食趾之间,利用那指腹勾勒出的空隙在此磨动。

即使没有爱液包裹,干燥的脚心也以不亚于少女小穴的滑腻侍奉着我,让我快感倍增。见这种感觉即将再次来临,我不由得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让这对小足不仅是普通的揉搓,更加加以轻微的踢踏,倍增的冲动迅速将我淹没,我抓紧小猫的双脚,使劲夹紧我的肉棒,在无尽的兴奋中终于达到极点。肉棒被软软的玉足夹住,挤压出如柱的精浆,不仅沾满了迷迭香那可爱的双足,还溅到了她的腿腹,以及那张恬然的俏颜……「呼,呼,哈……」完成了这一次壮举,我有些脱力地躺倒在床上,全身所触到的,几乎都是我和迷迭香今晚战斗的结晶。今夜我那跟将小猫疯狂蹂躏、玩弄的巨大阳具,也在完成了这次射精以后萎靡了下去。休息了片刻,虽然欲望不如之前那般强烈,但依旧烂醉的我还没有恢复神智。我撑着身子站起来,重新欣赏了床上,这一片激烈的「战场」。

给人以温馨感的床单,早已在之前的运动中被弄得皱成一团,原本洁白的连衣裙,现在也十分脏乱,破损不堪地被丢在一边。「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可爱的小猫~ 」我絮絮叨叨地说着,将她已经稍显僵硬的身子放平,用抹布擦拭了一下身上的脏污,让她沾满浊液的肌肤重归原来的光洁。然后,为她穿起平时最长穿的半透明制服内衣,披上罗德岛的蓝色制服外套,小心地为她打好双腿的绑带,扶着她从床上坐起来,穿好那一双朴素但很精致的短靴。抚了抚她的额头,让她的睑重新遮盖住她那永远呆呆地盯着前方的眼瞳。最后,将她轻轻抱起,身躯摇摇晃晃地向焚化炉的方向走去…………「唔,昨天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太阳的光辉唤醒了深夜里的沉睡,从床上坐起,我却感到腰酸背痛,看来这次,是昨日的疲乏又被带到了今天吧。

「呜哇,时间要到了,得赶紧去办公室!」或许是昨天喝得太多,直到现在还有一丝丝酒精的后劲令脑袋略微生疼吧。

顶着这股不适感,我连忙着装完毕,抄起旁边的一瓶矿泉水,期望它能中和这份不适的同时,一边往嘴里灌,一边朝着办公室奔去。

「今天不是迷迭香做助理吗?这孩子不会又忘了吧?」来到办公室内,约摸工作了一个小时,我忽然想起助理还没有来这件事,怀着疑惑和一丝担心,我向着迷迭香的房间走去。

「迷迭香,太阳都晒屁股了,该起床啦……」我推开虚掩的门,招呼着可能正在里面休息的少女。但当我将房门彻底攘开时,我的视线却是滞在了当地。

房间内,空无一人。

只有一片狼藉的床铺……以及一条美丽而洁白的,由当初的我赠送给她如今却被撕得破烂的连衣裙。

……

上一篇: 小新娘

下一篇: 深夜轮奸校园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