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静欣第一次口交给了朋友的哥哥..

2021-08-24 15:52:36


我的名字叫静欣,今年快要24岁了,有一个很要好的男朋友。 不用说性交,我们就连肉帛相见从都来没有试过,最多只有跟他拥抱,接吻,或者让他隔着外衣摸摸罢了。我时常被两位闺中密友 - 乐宜和皓雪 - 取笑我到 了24岁还是老处女一名!说真的,我自问样张出众:瓜子口面,一双大眼睛,鼻子高高,笑容也很甜!虽然身材不是那些夸张型,倒也一点都不算失 礼:34C-23-35!现在的男朋友是那种老老实实的,只懂埋头工作,不晓得知情识趣的大男人,不过待我很好。我们之间的感情很稳定,他也很守规矩,除 了试过有一两次跟我拥吻的
时候把手伸进衣内抚摸之外,从未有过越轨的行为。有时我也有想他再进一步的念头,不过身为女儿家又不好意思主动,暗示过三数次他也好像没有反应似的,真是气死人!
下个星期天是我的24岁生日的大日子,也刚好是我们相恋四週年记念日,原本打算跟男朋友(诺行)去黄金海岸酒店渡过浪漫难忘的生日,但他已预早约了几个好朋友一起跟我去“卡拉OK”庆祝,那只好顺从他的意思好了。
到了星期六的晚上,接到男朋友的电话,说公司突然要他到美国总公司出差,而且明天(星期日)早上十时就要出发,我当场气得透不过气来,想不到他连我们相恋 记念日也不跟我一起渡过,心里当然不是味儿。是夜我们于电话里闹了一场大交,我便半哭半怒的挂断了线,走上床睡觉去了。可能是因为刚刚跟男朋友闹了一场大 交,心情还未平伏,双眼只有一宜盯着天花板,直到差不多清晨6时才可入睡。
一阵电话响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看一看身旁的闹钟才发觉已经是下午5时了!电话里传来乐宜的声音:「静欣,怎么妳还不起来啊?大家都在卡拉OK等妳啊!」
我答道:「我不想来了,诺行今早去了美国公干!」
乐宜:「怎么会这样子呢?妳不用多说了,快点出来吧!就算诺行不在,还有我们一班好友跟妳庆祝!如果妳出气想找别人发洩,我们也可以做妳的出气袋啊!」
听了乐宜这番窝心的说话,眼看儿也差一点掉了出来:「好吧,我出来就是了!不过我今天不想去卡拉OK了,行吗?」
乐宜:「好!只要大小姐肯赏面出来,什么也没有问题!吃了晚饭后去戏院看电影好不好?我知道刚刚有一套很好看上画啊!」
我:「好啊!就这样决定了!待会儿见!」
挂线后,我特意选了一套白色的低胸吊带小背心和粉红色长裙,外加一件小外套和高跟鞋,还细心打扮化妆一番才带着沈重的心情出门去了。当我到了戏院附近的西 餐厅的时候己是7时左右了,除了乐宜之外,还有皓雪、敏言、嘉伟、俊杰和一个我不相识的帅哥!大家见到我的时候几乎都吓了一跳,因为平常我很少会着得如此 性感的,今天也许是特意向身在远方的男朋友的无声抗议吧!
皓雪:「静欣,妳迟到了,妳要请客啊!」
我还来不及反应,嘉伟已抢着回答:「妳是否有精神病?人家今天生日,那有请客作东的道理!」大家听了后都哈哈大笑起来!我不忘望了那个没有出声的帅哥两 眼,敏言似乎都看在眼里,指着帅哥笑说:「静欣,妳为什么一直都在盯着帅哥?这么快就想找新男朋友了?诺行不跟妳庆祝是不对,但也不至于判死刑啊!」
我红着脸回应:「那有!?」
敏言:「让我介绍,这个师哥是我的哥哥,名叫家辉!他刚刚从澳洲回来,碰巧失恋,所以今天叫了他跟我一起出来,妳不会介意吧?」
我:「我才没有那样小家!我叫静欣!家辉,你好!」
敏言:「哥哥,静欣是我们在大学时期的校花啊!很多学长都是她的裙下之臣呢!」
剎时间我的脸都红了起来:「那有...」
大家都再一次哈哈大笑起来,继而互相有讲有笑,你一句我一句的,时间也在欢乐的气氛下过得很快!晚饭过后,大家走到戏院,先到戏院买票的俊杰脸色不好地说:「那套电视已经全院满座,买不到票子!我只有买了另一套电影好了!」
乐宜笑道:「那还不错,有电影看总比没有电影看好!」
嘉伟:「杰,你买了什么电影的票子?」
俊杰好不尴尬地说:「一套色情片!」
「什么?」我们几个女生几乎同一时间叫了出来。
嘉伟:「既然你已经买了票子,那就没有办法!如果妳们几个女生没有胆看的话就让男生进去好了!」
一向比较大胆敢言的敏言:「谁说我们女生没有胆量啊!」话毕立即步入戏院,其他的女生就只好硬着头皮一起走进去。进了戏院的座位,乐宜坐最左,跟着是皓雪和她的男朋友俊杰,接下来是嘉伟、敏言、家辉,而我则坐了最右面的贴墙位置。
这是我第三次看色情电影,前两次都是跟乐宜和皓雪几个女生一起去见识一下罢了,跟男生一起看这还是第一次!还未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经面红耳赤,双腿也不 由自主的夹紧了起来。当到了一些口交的场面时,我连呼吸也急速了起来似的,连家辉都好像发现了我有些不对劲,还把左手伸了过来拍一拍我左边的肩膊,示意我 不用紧张。这一拍没有恶意,亦使我有了一点安全感,我竟然慢慢的把身体轻轻靠近了家辉,还把头部倚在他的左肩上!到了电影的高潮,也就是一幕浪漫的作爱镜 头,我靠近家辉的耳朵也听得到他的呼吸声都加剧了,左手把我搂得更紧,还有一次不经意的碰到我左边的乳房的旁边,敏言似乎也看到了,却只是偷笑而不作声! 我就是在这一片尴尬和充满情色挑逗的气氛下看完这套色情片….家辉:「欣,我爱你!」
我还是不懂回答,只是一直把家辉抱得紧紧的,过了大约半刻钟才猛然记得自己上半身是几乎是半裸的,我于是在家辉的协助下害羞地整理着衣服,他还一面协助我 一面轻吻我的额头,我也不知自己现在究竟在想些什么,竟然为一个相识不够一天的男生献上我第一次口交!之后,我们两人就好像一对情侣一样,没作半点声,手 拖手的步回家辉的车子上。
「欣,很夜了,我先送妳回家吧!」家辉温柔地笑着问。
「嗯!」我带着疲倦的意志,合上眼点头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