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甜美的游戏 [4/6]

2021-03-08 08:32:14


  七
  「是很可爱的女孩吧?」
  清三站在典子的身边,在的耳旁轻轻说道。
  「老师,你太过份了…..」
  「你当初也是那样的,可是后来…..」
  「请不要说了…..」
  「你做为前辈,应该有很好的表现。」
  「太过份了…..」
  典子虽然对清三发出怨恨的眼光,但他的眼睛里已经充热情,把美丽红润的脸转开。清三从背后连木柱也抱在一起,开始抚摸典子的乳房,典子长叹一口气,开始扭动身体。这是她做为前辈想做给广子看的演技呢?还是出自真心,就是典子本人也无法区别。
  「啊…..老师!」
  一直都在抚摸乳房或捏弄乳头,始终不肯在下面抚摸,所以典子发出耐不住的声音,好像诱导似地的扭动臀部。
  向典子瞄一眼的广子,看到典子淫蕩的身段,紧张地又立刻转过头去,可爱的膝盖头好像在诉说没有办法夹紧的哀怨,微微地在颤抖。
  「愿意吻我吗?」
  清三说的时候故意也让广子听到,典子立刻伸出嘴,清三用力地吸吮着,手慢慢向下移。
  「哎呀…..」
  发出甜美的声音,典子尽量扩展双腿,好像故意地暴露出充血的花瓣,然后就好像要求快一点似地用力扭动臀部。像故意让她着急似地,清三的手指轻轻地抚摸到黑色的嫩草时,再一次向旁边滑过去。
  「请你不要急死我了…..快一点…..」
  「你要我做什么呢?」
  「不要让我说出那种难为情的话吧…..我快要疯了…..」
  「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那里呀!就是那里…..用力的…..好不好…..」
  对愈来愈淫乱的典子,就是清三也感到惊讶。而且对自己把她训练成这样的被虐待狂,反而感到一些恐惧。
  广子好像忘记羞耻,眼睛盯在眼前做出淫蕩姿态而扭动的典子身上。纯真的眼睛因羞涩而湿润,只剩下乳罩的乳房激烈地起伏,看到清三的手指拨开湿淋淋的花瓣侵入时,她的身体就像受到电击一般的僵硬。清三一面用眼睛余光偷看她的情形,一面玩弄典子的肉芽。从广子塞住的嘴里露出啜泣般的呻吟声,被分开的大腿好像下意识地露出淫秽的动作。
  (一定有很多手淫的经验!)
  清三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样子的话就容易训练了。
  「…..好…..老师…..典子…..快要 了…..」
  典子的臀部向前后挺动,同时发出刺激听者情欲的声音,这时候已经不是演技了。
  「求求你…..用假性器吧…..」
  这时候她向清三看过去的瞳孔里已经失去焦点,当假性器进入身体里发出沈闷的声音时,典子立刻嘴里发出淫声浪语,很快就达到高潮,对平常很文雅的典子而言,这是令人难以相信的情景。深深地垂下头,露出一半是昏迷的表情,可是她的身体夹住假性器,好像在享受快感余韵般地还在蠕动。
  清三当然也看清楚就在典子达到高潮时的剎那,广子做出来的反应。
  就好像自己达到高潮一样,她的下体在哆嗦,从喉咙里发出轻微的惊叹声,眼睛不停地眨动,现在是低下头,肩头因急促地呼吸而起伏。
  清三解开典子的绳子,然后在她耳边悄悄说。
  「身体恢复清醒后,去 好床 。」
  「是…..」
  典子露出懒洋洋的眼光看着清三点头,清三在广子身边跪下。
  「你怎么了?是不是和她一起达到高潮了呢?」
  一面拿出她塞在嘴里的布,一面取笑。
  「饶了我吧…..」
  声音细小,身体任由清三拥抱。清三取下她的乳罩然后在乳房上轻轻揉摸时,广子就开始摆头,从喉咙里发出如泣如诉的声音。
  「你的乳房很美。」
  不输给典子的丰满乳房,因为未曾经过男人的抚摸,比较硬而有弹性,粉红色的小乳头已经硬硬地向上翘起,令人想像她现在的状况,更觉得可爱。
  看到广子已经完全失去抵抗力,清三开始吻她,因紧张而颤抖的嘴唇,使清三感到未有的激动和新鲜感,抚摸乳房的手不由得用力,用舌尖顶开广子的嘴,将缩在里面的舌头吸出,含在嘴里轻轻玩弄。突然广子在舌尖上增加主动性,使得清三感到无比兴奋,同时将手向下轻轻移动,。
  「不要…..」
  广子的身体向后翘。
  「你一点也不用难为情…..」
  在开始渗出水份的内裤上,用指甲尖搔痒似地轻轻活动,每活动一下,广子的膝盖头也随着颤抖,然后开始露出自己才能听到的啜泣声。
  好床 的典子走过来,两个人一起将广子脱光,广子的肉缝已经湿润了,这种情形被他们看到后,广子就失去抵抗的力量,在哭泣和摇头中,被脱个精光,然后在床上固定成为大字型。
  「广子,你真美,我们以后做好朋友吧…..」
  典子好像已经忘记羞耻和犹豫,抱住还在哭泣的广子,好像是被同一个男人玩弄的有相同遭遇的怜悯之情和亲近,似乎使典子的情欲更高昂。也许她是因为自己最羞耻的样子被她看到,就产生也要使对方和自己有相同境遇的虐待狂的心情。
  「不,不要,大姐姐…..饶了我吧…..」
  广子有气无力的说,对这种有生以来第一次的经验,刺激的使她全身颤抖。
  「广子,你是早熟的姑娘,乳房和我一样大,就是这里也…..」
  「啊!不要…..不能在那里…..」
  扬起下颚哀求,典子的身体开始扭动,滑落在广子分开的大腿间。
  「不要怕,一切都交给典子姐姐吧。」
  在广子的枕边盘腿坐下的清三,一面摸她的乳房一面说。
  「啊…..不能…..不能…..」
  广子美丽的眉毛皱成一团,嘴角在抽 ,腰部以下在痉挛,分开和床哺同宽的双腿尖,突然向上跷,然后又用力向内弯曲。
  「真的好可爱…..」
  典子的声音显得沙哑,双手把广子黑色草丛下的肉缝拨到最开,然后用嘴吸吮尖尖的粉红色花瓣。用舌尖顶一下可爱的小颗粒时,广子的身体就会痉挛,啜泣声变成撕破喉咙般的喘气声。
  「因为你平常不乖,常常自己玩弄这里,所以才会这样敏感。」
  「啊,难为情…..」
  在广子的声音里,开始增加撒娇的口吻,看起来还幼稚的屁股不停地蠕动,大腿根好像在要求什么似地颤抖。
  「你在自己玩弄时,心里想到什么呢?」
  清三把右臂伸到广子的头下,左手轻轻抚摸乳房,同时向广子问。这时广子脸色红润,只知道慢慢摆头。
  「是想到男朋友吧?」
  「不…..老师,不要问那种事,…..」
  清三吸吮她的可爱嘴唇,回应的动作不够熟练,广子很快就变成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啊…..姐姐…..饶了我吧…..」
  发出紧张的尖叫声后,身体痉挛,同时好像陶醉在梦中般的使眼 哆嗦。
  「真可爱。」
  典子看到广子双腿间湿淋淋的样子,瞪大眼睛。广子好像还在享受全身的快感,腰挺在空中,支援身体的双腿仍在痉挛中。
  清三一面看着广子的情形一面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
  「一定要弄她吗?」
  典子抬头看清三时,眼睛已经形成蒙胧的样子,紧紧抱住清三的肉体,她露出很想要清三肉体的风情,雪白的手指紧紧握住肉棒的根部,而且还用自己的脸颊轻轻磨擦。
  「从天今起,不再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典子的嘴从肉棒的根部向前滑动,然后压在尖端上。
  「你也不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清三的手指插在典子的头发里,一面揉搓,一面说。
  「可是他不可能给我像你给我的快乐…..」
  「如果是那样,就来找我好了…..」
  「啊…..你好残忍…..」
  典子好像呻吟般地说完,就把手上的肉棒深深含在嘴里…..
  
  
  ——————————————————————————–
  穿着纯白的套装,抱着一束鲜花的新娘典子美丽地像天使,在车站的月台上和清三匆忙交谈,典子看清三的眼光难免显得紧张,在这时候清三也没有话可说了。
  「老师,刚才你是和广子…..」
  新娘脸上出现俏皮的笑容。
  「说实话,我想抱的是穿新娘礼服的你。」
  典子的脸突然开始红润,笑容却暗淡。
  「我不想去…..」
  清三对快要哭出来的典子轻轻斥责。
  「一切都是从现在开始,打起精神快去吧。」
  「是…..」
  「我今晚也会不睡觉的想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不是不会痛苦的。」
  「好高兴!」
  典子说完之后,就好像怕清三看到她的泪水一样地跑走了。清三目送着她的背影,突然产生会永远失去典子的预感。
  从包围新郎新娘的人群中传来欢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