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猛男武川的不归路:第八章 挣扎的困兽(上)

2020-07-11 16:13:08


第八章 挣扎的困兽(上)

  全日本最大的暴力团之一的稻山会的高级头目之一--副会长宫本一治和情妇恭子在一家高级酒店被杀一事,再次震动了松冈市的市民。

  宫本及其情妇恭子双双毙命于浴室的浴缸之中。据说,作为宫本情妇的恭子在被溺死之后,还被兇手姦过尸。

  松冈市舆论大哗,各种新闻媒介详细地披露了有关此案的发案经过。

  最先发现稻山会副会长宫本和他的情妇恭子被人杀害在浴室中的,是一个名叫三木的“西棕榈饭店”的五楼服务员。据三木讲,他是宫本和恭子所住楼层的服务员,案发当晚的十一时左右,他被一名高大的男子(即兇手)骗开了宫本的房门,接着就被打昏了。当他醒来时,发现副会长宫本和情妇恭子都已经被杀害了。丧魂落魄的服务员三木急忙冲出房间,用楼层的电话报了警。据说,同住在本店但在七层住的稻山会的会长佐藤大作曾企图阻止报警,但未能来得及。

  松冈警署已经通知佐藤会长不要忙着离开本市,随时等待警方的传讯。证人三木还向警方提供了一件至关重要的物证,这就是在卧室床下捡到的。

  物证是一张纸片,三木发现时,是叠在一起的。展开后,发现是一份“刑满释放证书”。上面所写的人名是“武川猛男”。捕前是九州地方松冈市人。

  搜查本部的全体成员立即开足马力的工作了起来。据估计,古阪夫妇被害一案与宫本及其情妇恭子的被杀,均係同一个人--即武川猛男所为。

  一队人马已向松冈市法院奔去。搜查本部的人员向法院紧急申请调阅十年前被法院判刑入狱的武川猛男的档案卷宗,与此同时,搜查本部还通过传真,向鸟多市警方和鸟多监狱联係,要求儘快提供刑满释放犯武川猛男的有关情况。

  “到底知道你是谁了。”大平一马警部紧锁的眉头才稍微舒展了一些。

  而这时,武川正驾驶着一辆丰田轿车向佐贺的方向逃窜。

  车是在松冈市的一家汽车旅馆的旁边的停车场偷来的。在鸟多监狱时,武川曾干过四年修车的活,驾驶各类汽车是没有问题的。

  从“西棕榈”饭店溜出来后,武川急急地走了半个小时,在一条叫做“御河街”的小街上找了一家汽车旅馆住下了。他本来打算先睡上一觉后再做下一步打算,但是在洗澡时,武川突然发现自己的“刑满释放证书”丢了,同时,猛然想起被塞在宫本卧室床下的那个服务员还活着,顿时,武川在浴室中呆住了。

  虽然说松冈市是一座拥有七、八十万人口的大城市,要想躲过警方的搜捕还比较容易,但是在“刑满释放证书”丢了,而且那个服务员醒后肯定会向警方提供自己相貌特征的情况下,事情可就完全两样了。

  现在再回到“西棕榈”去吗?根本就不可能。服务员完全有可能醒过来了,再回“西棕榈”的话,肯定会被当场发现的。武川对自己在杀害了古阪夫妇之后居然还将记录着自己身份的“刑满释放证书”留在身上而感到十分可笑。身份已经暴露了,在松冈市多呆一天,就多一分被发现的危险。古阪夫妇被害与宫本和恭子的被害,警方一定会立刻联係起来。

  武川不再多想,迅速穿好衣服之后,便离开了刚刚租用的房间。

  出了旅馆大门,武川悄悄溜到了旁边的小型停车场。上午十点左右,武川驾驶到了佐贺市。

  一路上还比较顺利,没有什幺特殊情况,连交通警也没来找甚幺麻烦,他可是连驾驶执照都没有。在进入佐贺市内不久,见到了一个停车场,武川将车子停在那里就走了。

  现在,武川身上除了揣有十一万日元(含在宫本房内找到的)外,还有一支瓦尔萨PBK自动手枪,弹夹里还有六发子弹。这些都是在逃亡中用得着的。当然,还得伺机再弄点钱来。

  武川来到了一家小吃店,一口气吃了十五个寿司,又喝了一大碗酱汤。他在心中暗自算计,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得赶快离开九州岛,潜入本州。

  但在吃完东西之后,他感到人异常地疲倦,于是在走出小吃店后,他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馆,準备先睡三、四个小时,再搭乘公共汽车前往本州。

  哪知道这一睡下去便一直未醒,直到店里的老闆娘进屋来催这位已经超过租房时间的客人时,他才猛地醒过来。一看手錶,已是下午五点半了。该死,睡过头了。武川大吃一惊,要赶在松冈警方向各地发出通辑令之前渡过津轻海峡,时间已经很紧了。他翻身下床,一把推开床前的老闆娘,飞身向门口冲去。

  在由佐贺开往北九州的汽车上,武川猛男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心里惴惴不安,他十分担心北九州的警方已经接到通辑令,在轮渡码头和汽车站等地方开始监视过往旅客。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可就休想渡过海峡了。

  这是一辆载客二十四人的中型公共汽车,因为是长途,所以座椅十分舒适,武川一直将脸向着窗外,心里却觉得司机开得太慢。

  其实,汽车一直保持着每小时50公里的速度向前行驶,照此计算,到达福冈市的时间是下午七点钟左右,抵达终点站的时间为晚上九点半。

  为了打发心中的焦虑,武川向邻座的一个工人模样的乘客借了报纸来翻阅,这是一张今天下午的佐贺地方报纸。当他打开报纸头版开始看时,报纸右下角的一张黑白照片立即映入了他的眼帘。武川顿时呆了,一动不动地。那是一张他的十年前的照片,上面的武川留着披肩的长髮,面孔比现在要年轻得多。旁边竖着排出的标题是“刑满释放犯武川猛男杀人潜逃,松冈警方已发出紧急通辑令!”

  通辑令到底发出来了。武川猛男只觉得血往上涌,连呼吸也急促了。这样看来,北九州市、甚至包括福冈市的警方都已有所準备了。逃过津轻海峡潜往本州的计划落空了。轮渡码头、海底隧道火车站肯定已经布满了北九州市警署的便衣刑警。北九州是不能去了,若到轮渡码头门司海底隧道火车站去,他无疑等于自己钻进了警方布置的口袋里。

  武川横下了心,与其在北九州被警方抓住,不如就在这里与警方捉迷藏,能多活就多活一天,况且自己手里还有一支瓦尔萨自动手枪。武川咬着牙根恶狠狠地想道。

  打定主意后,武川低下头,闭上了眼睛,开始调节着呼吸让情绪缓和下来。

  司机聚精会神地驾着车,在离福冈市还有十多公里的时候,突然有位乘客要求停车,说在这里有些急事要办,于是就让他下车了。司机感到有点奇怪,车上的全部十六位乘客买的可都是到终点站北九州的车票呀。但他没有多想,关上车门后,又继续朝前开走了。

  武川猛男下车后,站在路边稍微想了一会儿,便朝来的方向开始走去。

  晚上十点多钟,由北海道鸟多监狱提供的武川猛男最近的一张照片在九州各地电视台的晚间新闻节目中播放了。照片上的武川剃着光头,面无表情,与“西棕榈”饭店服务员三木描述的相貌完全一致。这张照片是武川出狱前因办理出狱手续而由监狱方面拍下的,鸟多监狱还同时向松冈警方提供了武川在狱中的有关情况。

  武川入狱以来从表面上看并无不良表现,干活也比较貌认真,除入狱第一年与外界有过一两封通信之外,以后与外界就没有过任何联係。他为人谨慎,不善言谈。当然,他本人在服刑期间到底在想些甚幺,看守是无法知道的。对武川猛男出狱后大开杀戮的行为,狱方表示极为震惊,不明白其动机是甚幺。对最后一点,也正是松冈警方煞费苦心想要明白的事情。

  目前,从武川杀害了宫本(包括其情妇)这一案件推断,武川的杀人动机有报复的性质。但对古阪夫妇的暴行又该作何解释呢?仅仅是因为他们住在属于武川私人财产的住宅里了吗?这是说不过去的。而且,今天下午又发现了被人杀害在自己家中的大田夫妇(最先发现大田夫妇被害的是因临时回家向父母要钱的大田夫妇的儿子)。可以断定,兇手就是武川,而这一残忍暴行又作何解释呢?

  结论似乎只能是武川猛男是一个天生的淫暴邪魔的化身。在狱中的良好表现其实只不过是一种假像。滥杀无辜,只能是心理变态,十分残忍的人才会做得出来的。

  四天内,松冈警署所管辖的範围内就有六人被杀害,空前的紧张和巨大的愤怒,令搜查本部的每个刑警都像发了疯似的工作。而松冈市民则被告之,天黑后不要轻易出门,有生人叫门时也不要轻易开门。电视台的主持人提醒大家报警的电话号码是“101”。

  大平一马对武川的行为感到震惊。杀人如麻,且对女人一律是先姦后杀,甚至姦尸。这已属于头脑不正常的罪犯所为之事,这类罪犯在犯罪时,是不计半点后果的,只是凭自己的需要。正因如此,这个已被称为“淫暴恶魔”的武川猛男才是显得更为可怕。只要一天不将其捉拿住,世上的无辜男女就随时有惨遭不幸的可能。必须儘快将这个“淫暴恶魔”擒住。在追捕中发现他有拒捕的企图时,就是将其当场击毙也是被允许的。

  通辑令已发往全国。为进一步了解武川的有关方面的情况。搜查本部的高桥刑警已前往北海道鸟多监狱。同时,已请求北九州市警署派人密切监视海峡轮渡码头和津轻海峡隧道火车站,防止武川潜往本州的大城市。

  我一定要亲手抓住这个武川猛男!大平一马在心中暗暗发誓。

  “稻山会”的佐藤会长,在宫本和恭子被杀后的第三天被松冈市警方允许离开。因为杀害宫本及其情妇的兇手的身份已经查明,并且经过调查,作为“稻山会”的首领的佐藤大作与兇案本身并无牵连的迹象,故会长一行被放行了。

  刚刚回到本市的松冈支部中村组组长中村石吹也到机场为会长等送行。送别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松冈支部的大小头目都为副会长被人杀死在自己的地盘内而感到内疚。佐藤会长也对松冈支部负责的保卫工作大为不满,但脸上并无表露出来,他要中村等人密切注意松冈警方侦破工作的进展情况。

  “别灰心,今后好好干!”临别时,会长对大家说道。并且,话里反而还有安慰的意思。

  在走进机场检票口时,佐藤回过身来再次微笑着对大家挥了挥手。中村等人也再次向会长鞠躬。

  在到机场的路上,中村与会长佐藤同坐一车,会长知道中村曾做过当年的松冈组组长宫本的助手。一脸横肉的中村受宠若惊。一路上,会长佐藤只对他一人布置了一个任务:暗中调查武川杀死宫本的真实原因,得出结果后,由中村直接报告会长。

  其实,中村马上就能将宫本被杀的原因告诉会长,是因为十年前宫本和自己陷害了武川,让他白白蹲了十年的监狱,于是武川出狱后便来报复了。但中村不能说。他也永远不会将真实情况报告给会长。他最终将向会长报告的则是:未能查明,请会长处罚中村。

  中村回到家里后,坐在椅子里便开始一根接一根地抽起烟来。很明显,武川这次出狱后是冲着十年前的那次被骗而来的。当时的主谋是宫本和作为副组长的自己。宫本诳骗武川的目的是为了逃避自己将担当的刑事责任。而中村参与坑害武川的目的,则是为了得到武川的女友伸子。伸子是一个漂亮、活泼、讨男人喜欢的姑娘。

  现在,宫本被杀了。武川接着就会来找自己了。中村在回到松冈市后,被武川出狱后杀人一事吓得不行,妻子伸子立即向他讲了刑满释放的武川杀了宫本的事。身为大名鼎鼎的稻山会副会长的宫本一治居然都被武川杀了,作为区区一介组长的中村,还跑得了吗?况且,中村在伙同宫本害得武川关进监狱之后,还将武川的女人夺了过来。并且,武川埋藏在其住宅厨房地下的钱箱也是中村和伸子发现并取走的,里面的钱连同卖掉钻石后获得的一笔款子也被他俩花了个精光。

  武川一定会来找自己和伸子算账的,这是不容怀疑的。当然,警方发出的通辑令会使武川不得不变得特别谨慎起来。最好是武川为了逃避警方的搜捕,已经逃过津轻海峡,潜往本州了。

  中村在心中暗暗祈祷着,但是仍然不敢有半点疏忽大意。看来,武川这家伙杀人已经杀红了眼了。晚上睡觉时,中村将自己的一支勃郎宁手枪一直放在枕头下面。

  通辑令发出的第五天,高桥刑警从北海道回到了松冈市。

  在鸟多监狱,高桥会见了监狱长喜多诚,看守长川崎及管工作的看守尾形。狱方再次提供的情况与上次通过传真送达搜查本部的材料并无二致。接着,高桥通过狱方协助,提问了曾与武川同关在一室的囚犯松本、横田等。关于武川在狱中平时的言谈有没有甚幺特别的地方,性格上有无怪异之处等问题,松本等都说没有发现过。当然,那小子脑子里想的是什幺就不知道了。松本曾补充道。

  “平时,武川并不爱与其他的人谈些甚幺。只是有时与横田说上几句。”他朝站在边上的横田努着嘴。

  而横田自从进屋后就一言未发,始终低着头。他嫂子秀子被两个强盗强姦的事,最终还是让他知道了。打那以后,横田便像是患了忧郁症似的,成天不言不语,总是没有精神的样子。嫂嫂秀子是横田心目中的偶像,偶像的身子被人玩弄了,这个打击对横田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那幺,你能谈谈武川平时爱向你说些甚幺吗?”高桥抱着一丝希望地向横田说道。

  若能了解到武川在狱中的一些真实思想、心理、性格特征,对侦破工作将会有很大的帮助。横田同样未能提供甚幺新的情况。

  “这个……要说他和我说过的……也就是一般的话题吧……没有发现过甚幺特殊的地方。”横田略微擡了一下头,看着高桥答道。

  “那幺,是不是武川那小子又在外面犯了事啦?”松本瞪大了眼,好事地向高桥问道。

  高桥没有回答松本,倒是看守长川崎对松本喝道:“不该你打听的事情,就少开口。”

  结果,高桥刑警等于是两手空空地回到了松冈市。但是,鸟多监狱还是有一个现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鸟多监狱狱纪鬆弛,令人惊异!就在看守长的办公室的桌子上,赫然放着一本色情杂誌。八开的彩色封面上一对裸体外国男女性交的姿势活灵活现。而且,在松本等人进屋后,看守长川崎居然没有将杂誌收起来。高桥还发现,鸟多监狱的管理人员居然向囚犯公开索取贿赂:中午在办公室休息的时候,通过窗户看见外面的操场的洗衣台边,一个矮小的囚犯迅速将一叠日元之类的东西塞给了正从他身边走过的一名看守,看守边走边将日元揣进了裤袋。

  大平警部听了高桥的彙报之后,嘴上叹道:“在日本居然还有这样的监狱,真是可怕!”

  搜查本部调整了侦破重点,将注意力着重放在了寻找武川猛男的蹤迹上。

  通辑令已经发出了近十天了,根本没有发现武川猛男的半点蹤迹,也再没有接到新的报案,彷彿这个“淫暴恶魔”突然从空气中消失了。

**********************************************************************

  作为九州地方有名的大屋商社的常务董事兼副社长城田来一,在内心中时常感谢命运对他的偏爱。三个月前,在商社举行的一次本社高级职员的週六聚餐会上,商社董事长兼社长的原田洋一当众宣布了商社最高层关于晋昇城田为商社副社长的决定。城田赢得了满堂掌声,同僚们纷纷向他表示祝贺。

  最近,一座属于半卖半送的山间别墅也修建完毕,对方将别墅的钥匙也于昨天送来了。

  城田心里当然明白,晋昇副社长一职,是作为商社的最高决策人、现居董事长之职的岳父山重志为自己两年后将要退休所做的前期準备。大屋商社的担子迟早要压到自己的肩上,而岳父以他的面子,使山间别墅的原主人将别墅半卖半送的性质让给自己,使女儿、女婿一直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显然是岳父对自己工作勤恳的奖励。

  今天午后,城田夫妇向父亲辞别后,便驾着自己的小车向位于温泉附近的山间别墅驶去。

  城田已经向会长原田洋一请了年度假。他和妻子美惠子将在宁静而又舒适的别墅里度过长达二十天的假期。而在九天后,在东京的女儿和子也将偕男友三浦亮介来到父母新购置的别墅中和家人团聚。届时,三浦将首次拜见未来的岳父岳母。

  别墅位于作为九州旅游胜地的别府山的半山腰中。将车开至半山区中的一处专用停车场后,再步行二十多分钟,(要穿过茂密的树林)便到了。别府山与九重山作为日本的众多火山群之一,拥有许多的温泉、古寺,游人很多。而在比较幽静的半山腰上,则建有不少的私人别墅。那里草木繁茂,环境优美而宁静。从市内算起,两个多小时后便来到了山间停车场。

  “果然不错呀,就是和在城里不一样。”美惠子下车后环顾着週围的环境,口中发出了由衷的讚叹。

  美惠子今年三十八岁,比丈夫小两岁。虽然还差两年就满四十了,但优越、舒适的生活环境,使她依然保持着年轻女人的那种细腻的肌肤和光泽,丰满的体态则呈现出成熟女性的魅力。她和丈夫城田的性生活也十分地和谐。

  “上别墅去看看吧,更不错唷!”城田也兴奋地说着。

  别墅在修建期间,他曾去看过两次。

  城田没有请停车场的工人帮忙,自己提着一口皮箱,领着妻子朝车对面的小径走去。在树林里穿行了二十多分钟后,城田夫妇到了自己别墅的木栅栏门前。美惠子不由得拍着手高兴地叫了起来:

  “哇!真漂亮,这就是咱们的别墅呀!”

  显得十分幽静的屋前的木栅栏刚刚上过漆,十分整洁。

  “进去吧。”城田挽住了妻子的胳膊。

  屋子里面的陈设完全是按照妻子的要求布置的,对此,美惠子向丈夫再次表示感谢。

  别墅里面準备的食品足够吃二十天的了。新鲜蔬菜则要三天一次地开车到山脚边的市场去买。上山前,城田就曾带着妻子上市场去看了看。

  满心喜悦的美惠子未及休息,就兴沖沖地进了厨房,系上白色围裙,开始準备晚饭了。对城田来说,这次上山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和妻子美惠子好好地玩耍、休息。彻底地放鬆一下因繁忙的管理工作而形成的长期紧张的身体和大脑。

  城田穿着一件沐浴后换上的丝质睡衣,在卧室里看录像。录像带是今日装在皮箱里一起带来的,一共是两盒,全是欧美的色情电影录像。城田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抽着一支高级进口雪茄,等着还在洗浴的妻子。

  美惠子穿着一件露出大腿的裙式睡衣,用手巾擦着头髮从浴室里出来了,美惠子体态丰腴,肌肤白晰。她靠着丈夫坐下,眼睛也看着电视机。

  电视的画面上,一对外国男女正在做爱,男女都是身材高大的北欧人,做爱的场所是在一间客厅里。两人的衣服都放在地毯上,男人坐在一张皮长沙发里,两腿张得很开,女人则跪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正用嘴在舔男人的阴茎。

  图像十分清晰,柔软的阴唇、男人的阴毛都分辨得很清楚。电视中男人勃起的阴茎十分粗大,女人含在嘴里,腮部鼓鼓地。

  城田和妻子看着录像,都没有出声。

  电视中出现了男人阴茎的特写镜头,又粗又长的阴茎呈微微弯曲的形状向上挺立,龟头又红又大,阴茎下端青筋暴起。女人一面用手玩着两颗睾丸,一面用舌头灵巧地舔着龟头週围。画面里的男子不住地高声呻吟。

  城田将还剩半截烟撚灭在旁边的烟缸里,另一只手搂住了妻子裸露的肩膀。美惠子身子不由得猛地一抖,她体内已开始春潮涌动了。美惠子将手伸进了丈夫的胯间,他睡衣里面没穿内裤,一根阴茎早已变硬了,美惠子连忙将丈夫的阴茎握在了手里,她觉得阴道里已经湿乎乎的了。

  电视里的男子站了起来,勃起的阴茎伸得老长,女人则双膝跪地,两肘撑着地毯,头也顶在地上,屁股却是拼命地往上撅翘,这是一个十分肥大的女人的屁股。城田的身子也开始微微地抖起来,勃起的阴茎在妻子的手里不停地跳动。

  北欧男子双手按住女人的屁股,阴茎对着屁股的裂缝的最下端,一挺身,插进去了。美惠子的身子一颤,头无力地靠在了丈夫的胳膊上。

  电视里开始响起“扑嗤、扑嗤”地抽送声,男人粗长的阴茎在女人的肉穴中急速地进出,女人的淫水已将整条阴茎弄湿。接着,画面上出现了阴茎进出肉穴的特写镜头,男人的阴茎将女人的蜜穴塞得满满地。随着阴茎抽送的动作,阴道口光滑细嫩的肌肉也一伸一缩地挪动。

  现在是从上向下拍摄的俯视镜头。女人滚圆的屁股佔据了电视画面的下半部分,上半部分则是男人的阴茎在运动,男人笔直的阴茎像根铁棒似的从上朝下的插入女人的肉穴之中。

  这个镜头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城田急忙将妻子拉到身前。美惠子明白丈夫的意思,他是要学着电视中的男人的方法干。美惠子急速地脱掉了裙式睡衣,赤裸着身子,将头朝电视机的方向趴下,把屁股伸到了丈夫面前。城田也跪在榻榻米上,将睡衣敞开,下身朝妻子的屁股伸去。

  “城田君……”美惠子的嘴里开始发出呻吟声了,眼睛却依然盯在电视上。

  城田用手指伸进美惠子的阴户里抠了抠,发现妻子的阴户已经非常的湿了。他用双手按住美惠子的屁股,稍一用力,阴茎就滑进了妻子的穴中。

  “……啊……”美惠子舒服得使劲摇了一下头。

  城田看着电视画面,开始在妻子的肉穴中抽送起来。

  美惠子已经更急了。她浪声道:“……城田君……请快些……再猛些……啊啊……”美惠子丰满的大肥屁股主动地迎合着丈夫的撞击。

  “噢……噢……”

  城田在妻子的蜜穴里急剧地抽送着,他要让妻子同时也要让自己在住进别墅的第一夜获得极大的快乐。

  “啊啊……啊……城田君……阴茎好热……好狠……我好高兴……啊……”

  录像上的男人紧闭着眼,头向上扬,脸部的肌肉绷得紧紧的。看样子,快要射精了。于是,城田的速度更加快了。

  美惠子的身体一前一后地震蕩着,嘴里不停地喘着气。圆圆的屁股不停地上下左右扭动。城田也在将阴茎在美惠子的阴道里用力地旋转。

  这时,电视里的男人猛地屏住了呼吸,将阴茎从女人的穴中快速地抽出来,瞄準了女人深深的屁股沟,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射了出来。

  “……啊……啊……啊……”妻子美惠子开始无所顾忌的高声呻吟起来。

  城田感到龟头一阵阵地酥麻、酸痒,抽顶得更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