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淫魔父子 (二)

2020-07-03 21:09:52


张天玩的不亦悦乎,林淑媛却很痛苦,她不想给张天自己想要的信号,她竭

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但是身体却不听她的指挥,她的阴道早已经湿的一塌糊

涂了。张天的手指感到了林淑媛的内裤已经彻底的湿透了,是时候下手了。张天

拉下了林淑媛的内裤,林淑媛用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内裤不松手,她依然在固守

着自己最后的防线。

  张天一看这个架势,看了林淑媛一会,说“林淑媛,怎幺了,工作是不想要

了,啊!”

  林淑媛听到这话,她的手立刻就松弛下来,她必须做出选择,其实她没得选

择,她只好任由张天把她的内裤拉下,扔到了一边,露出自己的三角地带。

  张天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就对了吗?跟着我没有亏吃!”

  张天说完,将自己的手指,慢慢的插入到林淑媛的阴道里,他发现林淑媛的

阴道里,早就湿乎乎的了,而且也很空旷,正等着男人进入呢!张天非常利索的

脱掉了自己的外套,裤子和内裤,扔到一边。他的阴茎已经挺立的很久了,他分

开林淑媛的大腿,用手抓住阴茎,用龟头在林淑媛的阴蒂上摩擦着,林淑媛的身

体又—-颤抖起来。

  林淑媛这个时候,感到了一种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冲进自己的大脑,她不知

道自己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感觉,她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她现在面对的是一个色

狼,而不是自己深爱的并且深爱自己的丈夫。她用力的摇摇头,想把这种感觉清

除掉,但是怎幺也做不到。她感觉自己的阴道,现在异常的空旷,她感到了一丝

…..

凉意冲进了阴道里,她渴望着有什幺的东西来填补一下。就在这个时候,一根坚

硬铁的巨物,进入到了她的阴道里,立刻让她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让她晕

眩让她迷离。

  张天粗大的阴茎顺利的插入到林淑媛的阴道里,没有一丝的阻碍,非常的顺

畅和润滑,很快就碰什幺东西。林淑媛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张天意识到那

里是林淑媛的G点。张天心中大喜,他停下不再前进,而是向后慢慢的抽出自己

的阴茎。

  林淑媛感到了那个巨物撞击到了自己的G点,让她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随

后她就感到巨物准备离开了,她不想让它离开,她的阴道急速的收缩想抓住那个

巨物,但是没有抓住,她只好把身子想前一挺,她太喜欢这样的感觉了,她从来

就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极度渴望把这样的感觉留下。

  张天感觉退得差不多了,就重新向前挺进,很快又撞击到了林淑媛的G点,

林淑媛的身体再次颤抖起来,张天慢慢的挺进抽出,再挺进再抽出,他已经感觉

到了林淑媛正在努力的配合她。在张天的攻击下,林淑媛再也克制不住了,她开

始放声的呻吟起来,张天知道办公室隔音很好,所以并不担心声音会传出去。

  “啊…………啊…………,爽……啊……,好……舒服……啊……”这时林

淑媛性福的呻吟声,张天听到这样的呻吟,就对林淑媛说“还装正经,你根本就

是一个骚货,对不对?”林淑媛此时正沉浸在那种她迷恋的感觉中,根本就没有

思考,直接回答“对,我就是一个骚货”,张天突然停了下来,林淑媛感到那个

巨物不动了,她又挺了一下身体,发现根本就动不了,自己的身体被死死的控制

着。林淑媛此时,早已经把状况忘到脑后去了,她用一种极其风骚的声音说“骚

货想要!”张天问“想要什幺啊?”林淑媛说“想要你的大鸡吧,你的大鸡吧好

….

大哦!”张天说“不给,就是不给”林淑媛风骚的撒娇说“求你了,给人家吗!

  人家好难受啊,求你了!“

  张天看到目的达到,就重新运动起来,林淑媛的呻吟声就再次响起,他同时

感到了林淑媛的阴道收缩的更紧了。这让张天的征服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

的抽动速度越来越快,林淑媛呻吟的节奏也随着加快。

  “啊……啊……,我……要死……了……,我……不行……了……,慢……

  点,慢点,啊……“林淑媛一边呻吟着,一边摇晃的脑袋,她的手死死的抓

着张天的胳膊,身体不停的左右摇摆,她的一对乳房,上下跳动更让张天兴奋。

  张天将林淑媛的双腿分的更开了,他一边抽动自己的阴茎,一边用手刺激着

林淑媛的阴蒂。林淑媛不由自主的躺在了张天的办公桌上,手抓住办公室的边缘,

..

大声的呻吟着。

  “啊……啊…………,慢……点,不……行……了……,啊…………啊……

  …啊………啊……“

  张天也大叫着“骚货,干死你,干死你这个骚货,干死你,干死你……”

  张天一边运动一边狂叫,他也逐渐的控制不住了,他大叫一声“啊…………

  …………“,身体颤抖着,在林淑媛的身体里射出了精液。

  林淑媛被一股滚烫的东西,击中了自己的G点,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弓了起

来,努力的享受着,接着颓然的重新躺下。

  张天射出精液之后,站了一会,才从林淑媛的阴道里,拔出自己的阴茎,张

天走到林淑媛的头部的位置,扳过林淑媛的头,强行将阴茎插入到林淑媛的嘴里,

说“把它舔干净了”。

  林淑媛立刻清醒过来,她重新意识了发生了什幺,她看了一眼张天,无奈的

用嘴吸吮着张天的阴茎,将张天阴茎上的残留物全部吸吮干净。张天再次命令

“吃下去,一点都不许剩”,林淑媛只好把残留物全部吞到肚子里。

  张天心满意足的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后扔给林淑媛一打纸巾,说“把自己清

理干净”

  林淑媛拿着纸巾,坐起来,将从阴道口流出的精液和**的混合物清理干净。

  林淑媛突然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放声痛哭起来。

  张天听见了林淑媛的哭声说“哭什幺哭,要哭出去哭,别在我这哭”

  林淑媛听见了张天的话,强行忍住默默的将自己的衣服穿好,一边穿一边擦

眼泪,她心中的苦痛要对谁说呢。林淑媛穿好衣服,用纸巾擦干眼泪,默默的走

出了张天的办公室。林淑媛走出张天的办公室,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回自己

的办公桌,此时午休的铃声响起,午休的时间到了。林淑媛拿起自己的包,向外 …

面走去,她眼睛的余光看见了同事们正对她指指点点,不知道说着什幺。林淑媛

当然知道同事们会说些什幺,曾经她也这样背后说过,在张天办公室里待了很长

时间之后,出来的每一个女同事,大家都对此心照不宣罢了,只不过此时角色掉

了个。林淑媛快步走出办公楼,离开办公楼后,她躲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放声大

哭起来。

  于此同时,张天的儿子张晓,正在学校上课。张晓今年十六岁,是高二的学

生,由于是家里这一代中最小的一个孩子,因此长辈都很喜欢他,因此被宠坏了

的张晓,在学校无法无天,招花惹草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学校由于忌惮张晓的

家庭背景,也拿他没有什幺办法,只能任由他折腾,只要不出什幺大事,就烧高

香了,哪还敢管他啊。

  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张晓晃晃蕩蕩的走出教室,这节课让他昏昏欲睡,实 $$$$$

在提不起兴致。午休,张晓飞快的吃完了午饭,回到学校,直奔教师办公室。此

时,教师的办公室空蕩蕩的,张晓四处扫视了一下,发现没有什幺人,来到了一

间办公室门口,用手一推门,就进去了。

  这是一间大办公室,办公室里是好几个教师合用的,但是现在办公室里只坐

着一个年轻的女教师,她叫刘玫,是张晓的英语老师,她刚刚来这个学校才三年,

是在张晓来到这里上学的前一年被分配到这的,张晓高二的时候,刘玫是顶替一

位退休的女老师,负责张晓班的英语课的。张晓看到刘玫的第一眼就着迷了,他

用卑鄙的手段占有她,刘玫知道李晓的背景,对李晓的所走所谓无可奈何。张晓

每天中午,都会来到刘玫的办公室,这是他的保留节目,刘玫没有办法,只能任

由张晓胡作非为。

  张晓走进刘玫的办公室,随手把门锁上了,他来到刘玫的面前。刘玫立刻从

座位上站起来。张晓一屁股就做在了刘玫的座位上,然后两腿一分,就懒洋洋的

靠着椅子背看着刘玫。刘玫看着张晓的这幅样子,知道张晓是什幺意思。刘玫在

张晓的面前蹲下,用手拉开张晓裤子的拉链,帮张晓把裤子和内裤退到膝盖以下,

露出了张晓的阴茎,张晓的阴茎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和他父亲一样的巨大。刘玫

驾轻就熟的为张晓口交,她的表情陶醉动作熟练。

  张晓问“老师,怎幺样,好吃吗?”刘玫早就知道张晓这种问话的答案,就

回答“好吃,老师最喜欢吃了!”

  刘玫为张晓口交了一会,发现自己的长头发比较碍事,就从口袋里翻出一个

皮筋,将自己的长发梳成一个马尾辫,随后继续为张晓口交。

  张晓的表情显得很满意,他一边享受着刘玫的服务,一边用手抚摸着刘玫的

脸颊和头发,说“快点,别他妈的这幺慢”

$$$$$

  刘玫只好加快动作速度,她逐渐的感觉到了张晓阴茎的变化,她一边上下晃

动自己的头,一边用手解开自己的教师制服纽扣。

  张晓突然用手按住了刘玫的头,刘玫知道张晓要主动权了,她只好交出主动

权。刘玫站起来,她的衣服已经解开了,露出了自己的胸罩,刘玫脱掉自己的制

服外套衬衣胸罩,又将自己的制服裙脱掉,脱掉丝袜和内裤,一具美丽的胴体出

现在张晓的面前,张晓对这具肉体已经非常熟悉了。张晓将刘玫转了一个个,然

刘玫弯腰扶住办公桌,自己站起来从后面将阴茎插入到刘玫的阴道里,然后就疯

狂的运动起来。

  刘玫感到张晓的阴茎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后,就晃动自己的身体,配合着张晓

的运动节奏。她虽然在一种记不情愿的状况下,被张晓给占有了,失去了自己的

第一次,但是跟张晓性交的感觉,还是让她很迷恋,这也是每次张晓来找她,她 $$$$$

都会顺从的原因。

  张晓很喜欢在办公室里跟刘玫性交的感觉,他感到这很刺激很好玩。他知道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他要抓紧时间。张晓的阴茎在刘玫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刘

玫发出了呻吟声,这种呻吟声是那种想叫却不能叫的状态。

  “啊……爽,老师……好……爽……啊……,慢……点……”

  张晓一边干着刘玫,一边留意楼道里的声音,不一会,就听见楼道里传来得

了脚步声,他迅速的在刘玫的阴道里射精了。刘玫轻车熟路的用嘴为张晓清理干

净残留,然后清理好自己,两人飞快的穿好衣服打扫好战场。张晓走出了刘玫的

办公室,他走到楼梯口,就看见了和刘玫同一办公室的一位教师迎面走过来,张

晓没有说话而是和他擦肩而过。

  张晓回到教室,心中懊恼,他心里暗骂那个教师,你他妈的来这幺早干什幺。 …..

  他虽然射了,但是很不爽,冲着墙壁发泄着怒火。张晓发泄完了,走回到自

己的座位,他的目光落在了旁边的座位上,那个座位上做的是自己班长苏晴,是

一个已经发育的很好的女生,如果不是那身校服,你很难想像她是一个高二的女

学生。

  张晓望着苏晴的座位发呆,他知道今天放学之后,是苏晴和另外几个同学值

日打扫卫生,会走的很晚,他的决定今天下手。张晓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小瓶,里

面是一种慢性**,昨天才搞到手的,这个东西就是为苏晴准备的。张晓一看教室

里只有他一个,就来到苏晴的课桌前,他低头就看见了书桌里的水瓶。张晓心想,

真是天助我也,她没有拿走水瓶,苏晴平时是水瓶不离身的。张晓将**倒入到苏

晴的水瓶里,然后溜出教室来到操场上,跟其他的同学踢足球。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午休的时间就过去了,张晓回到教室,苏晴已经回来

了,正在和几个女生聊天。张晓默然无语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眼睛的余光始终

没有立刻苏晴。张晓此时完全不知道苏晴是否喝了放了**的水,他心中忐忑不安

的—-上课。

  下午的第一节课,正是英语课,刘玫出现在教室里。她先是看了看张晓,张

晓也看了看刘玫,两人交流了一下。刘玫就一本正经的—-上课,先是让同学们

朗读课文,她则在教室里走来走去。不一会就转到张晓的旁边,张晓四处扫视了

一下,发现大家都在低头朗读课文,谁也没有注意他,他伸手就在刘玫的大腿上

掐了一下,刘玫用眼睛狠狠的瞪了张晓一眼。

  张晓百无聊赖的度过了这个下午,时间离放学越来越近了,他的心也越来越

紧张了,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成功。终于放学了,张晓离开学校,骑车回家,苏晴

放学回家路过张晓的家。过了一会,苏晴出现在了张晓家门前的小路上,她独自

$$$$$

一人人骑着单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