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损友阿成 (三)

2020-06-16 10:29:20


阿成(三) 得米(成功)

  昨天弄巧成拙,被阿成妈这块就到口的肥肉掉了,搞到几乎谷精上脑,整个晚上都

睡不着,心想:这个伟大母亲既然宁死不屈,我就要改变战略,由阿萍处下手。

  下午放学时后,就在阿萍学校门口等她,没多久就见到阿萍蹦蹦跳跳走出来,还和

几个男孩子有说有笑。

  好久都没见到阿成的妹妹了。

  曾几何时,这皮黄骨瘦的丫头,摇身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尤物。眼前这个长髮姑

中透红,好有青春活力,还生得好高挑哩!

  「阿萍!还认得我吗!」

  「喂,明哥,好久不见,阿妈说你昨天上过来帮手,真多亏你了。」

  这女孩子早熟,说话时搔首弄姿,笑起来一把声音听起满舒服的,真他妈的风骚!

  她的样子简直是成妈的翻版,联想起如果调转过来,她穿着起成妈的内衣裤被我又

搓又摸会怎样呢?又或者两个一齐被我摸又会如何呢?

  「我有东西给妳看……妳要保持冷静呀!妳知道阿成现在事态严重,妳阿妈又要交

租又要救妳哥哥,迫住牺牲自己!」我将成妈的色情照片递给她:「吶,妳看看啦。」

  相片拍得很清楚,虽然不是全裸,但仍见到她穿着性感内衣裤,被人摸住乳房。想

不到成妈这幺上镜,尤其是几张特写,充份表露出她那种骚到出汁的神态。

  「怎幺会这幺?明哥,怎幺……会这样啊!」阿萍叫起来,整条路的人都望过来。

  「听说这些是一个日本佬拍来卖埠的,本地不卖的呀!还有些好鹹湿、好肉酸的口

交、肛交……就不方便让妳看啦!」

  阿萍眼都红了,低着头呆呆地望着相片,「咦?怎幺……这套底衫裤好像是我的!

吶,裤头上还有我英文名的缩写耶。」她的观察力也很强。

  「哎,真作孽!一定是那个日本佬要她扮少女,所以叫她先穿上妳条底裤。」

  「通常她等妳上学后才拍的,今次日本佬因为要赶开工,妳阿妈怕妳回家时撞正,

但要妳在街上徘徊又不放心,所以要我同妳避一避。」

  「阿妈好惨呀!」听到母亲为她饱受淩辱,看着她的眼泪流出来,还伏在我肩膊上

哭的呜呜声,用她那对刚刚发育的乳房顶住我胸口,满舒服的。

  我借势揽住她,「萍女,不要这幺伤心啦。」我在她耳边好言安慰,一面用心口擦

她的乳房,一面轻轻抚摸她的臀部,那样的弹手,与她妈妈有好大的分别。鼻中闻到一

阵少女的幽香,我的下体情不自禁竖起,刚刚贴着她的小腹,大庭广众又不可以明张目

胆这幺去磨她,真气恼,心想:「不行,一定要连她也干上。」

  「妳现在就装作不知道,打个电话给妳妈妈,说要迟一点才回家啦。」

  趁阿萍在哭,我随即拨个电话给成妈,阿萍连忙摇头摆手,暗示不想说。「喂?」

听到她阿妈的声音了。

  「妈呀,我……呜……咽……」哭泣时又怎可以立即停呢,「我迟点……回去……

呜……」我赶快收线,不给她讲下去,还义正词严地教训她:「妳这幺哭着说,妳妈都

不放心啦,大家都知道这是见不得人的事,妳要给妈妈一点尊严嘛!」

  我向她拿学生证,说要替她申请一份工,接着给点钱她食餐看戏,约定十点钟来接

回她。接着再和洪哥打点一下,我就回家等消息。

  果然,还没进门口,电话已经响个不停,「喂!阿明呀?我女儿哭着打电话回来,

听不清楚就断线了,洪哥接着就叫我马上还钱,不然就要后悔。他这次很阴沈,不再喊

打喊杀,死啦!他们一定是捉住阿萍啦……」。(这个女人联想力都好丰富。)

  「等我想想办法……万事有相量。」我好言安慰:「我马上来。」

  我故意让她焦急一下,整个钟头后才出现。(这次记得带摄影器材了)

  成妈如锅上蚂蚁:「怎这幺久啊?我女儿怎幺啦?」

  我将阿萍的学生证拿出来:「洪哥叫我交给妳的。」

  成妈见到学生证就脸孔都发青了。「你跟他求求情啦,拜托你了!」(不知怎的,

人一有事发生,就总是向最坏方面想。)

  我用个“无电池”的手提电话与洪哥“讲数”:「喂!阿洪呀?怎幺啦……那些照

片……我知道……太老了?你没兴趣?……喂!喂喂!不要收线呀!」

  「……糟了,不跟我讲!」我故作紧张:「他说不要妳这幺老的女人,要好像阿萍

那样的青春玉女。」

  成妈吓到花容失色,别无选择地说道:「拜托你对他说,不要搞萍女,我什幺都肯

做啦!」

  我作勉为其难状,“再次”同洪哥接触:「喂!洪哥,成妈说今次肯牺牲色相……

什幺?要打实战……要含?……还要……钻屁眼……哦……不準戴袋……你一会派人上

来……」

  「不要派人!不要派人!我怕有性病……」成妈在旁边抢着说:「我不和别人做,

一定要同阿明做!」嘿!成妈真看得起我。

  「不行啊!怎对得起阿成,况且……妳是我的长辈……」这次轮到我扮高档了。

  「求求你啦,上次你替我拍照……你……也有看……摸我……还搞到我……」她羞

到不能再讲下去。

  看她这幺可怜,我就答应道:「好了,好了,一个钟头后收货啦。」

  我收线后就教她:「顺其自然啦,没人调镜头,用脚架又比较麻烦,唯有见机行事

了,我一说『大特写』,妳就张开大腿向着镜头,就是这幺简单。」

  「我会用吻妳的方法来遮住妳的脸,妳就儘量用屁股后面对着镜头,一有机会就伏

下头,含住我的老二,就包管没人认得出妳了。」

  「妳去沖个凉,打扮漂亮些,穿条短的裙子会比较方便,不要再戴乳罩了,反正要

脱的嘛!」

  我随手将个电话搁起,免得阿萍又打电话来就累事了。

  部署妥当之后,录影就开始。成妈去沖个凉,换了件枣红色的低胸迷你裙,她果然

听话,没戴奶罩,两粒乳头隐约可见。浓妆的成妈简直判若两人,远看像个少妇一样。

  这次我拖住她的手一齐入房,她面红红,好尴尬,垂低头一声不出。我揽住她的蛮

腰,轻轻拨一下她额前淩乱的秀髮,情深款款地望着她,实行假戏真做。

  我说道:「成妈,其实我小时候就好喜欢妳,妳是所有阿妈之中最好身裁、最漂亮

的……肉弹明星也不过如此……我每晚都想住妳来打手枪……妳看,我的老二又硬起来

了……多大条!」我捉起成妈的手,放到我隆起的地方。

  她有点感动了,两片好性感的红唇微微张开,但欲言又止,我忍不住就吻下去。起

初她还有些少抗拒,扭转面来闪避,但经不起我好激情地狂吻,终于被我的舌头伸入唇

间,挑逗的用舌尖撩一下、舐一下她的舌头。她好被动,没有相应伸出舌头来跟我玩。

  我心想:「一会儿就要妳用条舌头来舔到我够本。」

  我啜到自己差不多缺氧才放开她,一边啜一边摸捏她的乳房,感到她的奶头开始有

点发硬。上次一摸她的奶子就全身发软,心想:「这次看妳还不栽在我手上?」我继续

进攻,拉住她条肩带,失惊无神地这幺向下一扯,整对乳房就全弹出来。

  「呀!」吓得她失声大叫,慌忙用手遮住。

  「不要遮了!让我欣赏一下啦。」我拨开她双手。哗!真的保养得很好,两只大奶

晕出奇之大,像个小山丘,佔了奶子的三份一,好在一对奶子也这幺巨型,才不算太异

相。

  「不要看啦!我这里好异相啦!」成妈自己知自己事。

  最近玩来玩去都是小妹妹,摸惯了小笼包,突然见到这幺丰满的大包,份外兴奋,

低声说道:「妳对奶子好久都没被男人玩过了,让我先替妳啜一下两粒葡提子,不如我

啜左边,妳自己搓右边啦。」

  我用舌尖在奶头週围舔舐,用门牙咬住奶头,轻轻这幺一扯,然后再用舌尖揩擦敏

感的奶尖。接着就扮小孩子吸奶,狂吮猛啜,每啜一下就感觉到她不由自主地颤一下。

  我另一只手就撩起她条裙子,摸到下边,成妈照例又左推右搪,紧合着大腿。这次

我快手快脚,一手扯掉她的裙子,脱去纯白色的通花三角裤,然后把底裤挂在大腿上。

(这招是学小日本的。)

  我这个“导演”很不耐烦:「张开大腿!让我看看妳那只毛屄吶!」

  她无可奈何的擘开大腿,我梦寐以求的桃源洞就毫无保留地摆在眼前。成妈下面阴

毛好浓密,好似一个小森林,几乎连条屄罅都遮掉,拨草寻蛇才能见到那条小溪。两片

大阴唇呈嫣紫色,合得紧紧。想到她差不多四十岁都还这幺诱人,简直看得我流鼻血。

  她那粒阴核好小,很难找到,但这小肉粒是她的死穴,我用指尖轻轻触一下,她就

敏感得夹实大腿、合着双眼、皱起眉头打冷颤。我想:「要破她的贞节牌坊,就易如反

掌啦。」

  我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开始湿湿的,于是脱下裤子,将条大老二顶到她口唇边,她

当场吓了一跳,眼光光的不知怎幺办。

  「妳苦口苦面,样样都不肯做,那怎幺行呀!」前车可鑒,这个女人很要面子,一

定要让她下得了台才可以。

  「不如妳闭上眼睛,当我是妳的老公,回味一下以前性交时的温馨啦,他平时叫妳

什幺亲密的名呀?『小森林』?或者『湿密桃』呀?」

  她开始破涕为笑:「别乱讲啦,他叫我阿珍。」她开始有些少心动。

  「阿珍姐,我保证会闭上眼不看妳,那妳便不怕尴尬咯!」

  「来,妳以前也有试过帮阿成老爸吹萧的嘛!现在先跟我含一下。」

  成妈点一下头,细声说:「记得初恋时不想弄大肚子,很多时都要……我含……」

她真的好回味往日少女情怀,样子十分陶醉。

  「但我已不记得怎幺做了,这幺难为情!」这个骚货假假的也要扮一下纯情。

  「阿珍姐……首先用舌头,由上至下整条舐匀……」成妈听到我叫她做阿珍,似乎

好有感触,果然俯低头照做,她合上双眼,用舌尖舔一下我的龟头。

  「舐低点,舐我个阴囊。」我温柔地摸住她的头髮,她一路将包皮捋上捋下,含着

阴囊的一边,用舌头撩撩卵蛋,左右两边交替地含。我将她垂下来的头髮拨好,欣赏她

那种媚态。

  成妈果然有经验,不消三、两下手势,整条老二就被她吞进去,还满落力地啜,吮

得我舒服极了。这幺样搞法,好容易“出师未捷”就爆浆的。

  我乾脆躺下,垫高个枕头,要成妈调转身子玩六九式,骑在我上边。「吶,继续吮

我的老二,用个屁股向着我的脸……唔……扭一下啦。」

  她好听话,扭扭一下条腰,将个肥臀在我面前摆来摆去,好像是在被插屄似的一下

接一下挺着小腹,每挺一下,那只屄就一开一合,两片鲜红色的肥螺肉,就在我唇边一

下接一下的开合着。

  她的屄散发出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这种味道可令狗公隔几条街闻到也受不了,自

古帝王连江山都不要的“春情味”,实在难以用笔墨形容。

  见她的小屁眼好像朵小菊花,我贪玩地伸只手指尖进去,吓得她整个人跳了起来!

「我后面不準搞的!」她把头扭转过来警告我。

  一只手在肛门口搓揉着,另一只手撑开她的大阴唇,两片小阴唇好滑嫩、好红,我

用两只手指插入洞里玩,看到有水涌出来,忍不住啜一口试一下味道,唔!普普通通,

不像那些鹹湿小说所形容的“甜美蜜汁”好喝得这幺交关。

  用舌头舐了她几下,她又开始打冷颤,舌尖由她阴道口伸进去,再挺直舌头尽量塞

入,以舌头代屌来肏她,肏得几下就弄到成妈在床上典来典去,「咦……咦喔……喔」

好大声地呻吟,再不顾矜持了。

  机不可失,我立即坐直身,用阴茎的龟头从后面磨擦她的屄口,冷不防「吱!」的

一声就整条插了进去,跟着大力一挺、一抽、一插!

  「噢……噢……不要……呀!」

  再抽、再插几下,「拍!拍!」有声。

  「不要……呀!」

  她口说不要,下面就愈来愈湿,每次抽插都「吱、吱」有声。我由后面一只手磨擦

着阴核,另一只抚摸着乳房,在他耳边喃喃细语:「阿珍姐,妳的小屄真的好窄,是不

是很久没给肏过了?」

  我发觉成妈很喜欢听淫语,尤其是讚她的“骚屄”美就兴奋到忍不住「噢!噢!」

连声。

  「骚屄这幺多毛,又滑、又嫩又多汁!等我挖开妳只骚屄,用条大屌肏到妳死去活

来!」

  成妈开始发浪,忍不住出声:「拜托你……快用妳的大屌……插我啦!」

  「妳说,插妳的哪里?」

  「插……插我……的小骚屄啦!」她变到全无廉耻。成妈发了狂一般,拚命的迎送

着我的抽插,屁股竖起、两腿乱撑、「噢!噢!!噢!!!」地猛叫,想不到到她的高

潮来得这幺厉害。

 

  我也受不了了,龟头一阵快感,就在成妈里面爆了桨,感觉上起码有半公升的精液

射了出来。

  成妈伏在枕头上默默流泪,多年的情慾压制、金漆的贞节牌坊,就被我毁于一旦,

真是罪过,心中不禁有点歉意。

  我吻了她一下就收拾一切,时间也差不多,我要去接阿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