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18+小说

村姑

2020-04-17 14:35:13


茶喝完了,报纸也看得快背下来了,头顶上的吊扇有气无力地转着,我点着一根烟靠在椅子上,斜看着窗对面的小商店,一个二层楼房,四四方方的,谈不上什麽布局,这房是我到乡政府上班的时候,爲了照顾我这位有史以来唯一的大学生而专门给我住的,房主不知道是谁,据说是什麽违建房,乡政府没收了就一直空在那里。本来只住着二楼,我见一楼空着,而且还挨着马路,就开了一个小商店,卖点油盐酱醋啊什麽的,反正不要租金,赚点零花钱也好。

  浑浑噩噩到了五点多锺,该下班了,我从办公室走出来,看看其他房间早已空无一人,这乡镇办公室就是这样,随便说一声有事就可以走人或者不来,在这里上班纯粹就是浪费生命。

  出了办公楼,就有路人打招呼:“曹主任,下班了啊?”“曹主任,有空到我家坐坐。”“曹主任……”我皮笑肉不笑地“嗯,嗯”作答,也分不清是谁在问候。

  大学毕业因某些原因,我又回到家乡,在这大山之中,大学生可是稀罕货,所以很快就到乡政府上班,还是一个什麽主管科技和教育的办公室主任,在衆人眼里更是了得:“大学生,那就是举人啊!”可爱的乡亲们如是说。

  我径直走到小商店,店里的小妞连忙迎了出来,“今天怎麽样?”我问。

  “卖了一百四十多元。”小妞满脸春色地回答。“唔,不错,你做饭去吧。”我走进柜台,拿出她记账的小本本,慢慢的翻看着。店刚开张的时候,我只能在下班和休息时以后营业一会,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妞来到我这里,白天也能营业了,生意一天天好起来,还有人洗衣做饭,我也很开心,“等妞走了,我得正式请一个帮手才好。”我暗自思量。

  “来一盒烟。”我擡头一看,“哟,支书啊,快坐快坐。”一边递烟递茶,一边扭头喊了一声:“妞,多炒点菜,刘爷爷来了。”

  “不了不了,我拿盒烟就走。”进来的是乡支书刘长宴,我的顶头上司。

  “那哪行?已经是吃饭的时候了,再说我还有工作要请教呢。”我拉住支书不让走,支书顺势就站立在那里,我赶紧在屋场上摆开桌椅,拆开一袋花生米,拿了一瓶酒,招呼着支书坐下,满满地斟了一杯酒。

  “到底是上过大学,见过市面。”支书一口喝下,嘴里嚼着花生米,“我们以前怎麽就想不到在这里开个铺子?”

  “呵呵,支书夸奖了,买点东西还要去好远的集市上,我这不是让乡亲们方便点嘛。”我小心地陪着笑脸。

  “那是那是,大家现在不用坐车就能买到了。”转眼间,好几杯酒就下了支书的肚子。

  正瞎聊着,妞端着菜出来了,支书夹了一大口青椒肉丝塞进嘴里,望着妞的背影,说:“妞在你这里还听话不?做事勤不勤快?”

  我一边给支书倒酒,一边说:“嗯,都好,就是有点胆小,她爸打她咋那狠?”

  “唉,作孽,胜娃以前和老婆没小娃,就抱了她,开始还很好,在家也还疼她,后来胜娃老婆死了,就和现在的老婆结婚,生了个儿子,起先对妞还过得去,后来胜娃开始玩牌,家里渐渐穷了,妞就退学在家做活,她弟弟今年上学了,多了开支,更是对妞狠了,唉,到底不是自己的。”支书吧唧着嘴,似乎对青椒肉丝很是满意。

  “是啊,那天我实在看不过去,才留下妞,他这麽打,没人管?”我接过话说到。

  “管?大人打小娃,天经地义,哪有小娃不挨打的?再说胜娃是有名的楞子,谁没事去招惹他?”

  “哦,”我若有所思的说:“那就过几天,等胜娃没脾气的时候,再送妞回去。”

  “啥,送回去,妞不听话?做事不好?”支书听了我的话,停下筷子,直愣愣得望着我。

  “不是不是。”我赶紧给支书夹了一筷子菜,“她还小,这是用童工,犯法的。”

最新最快的成人色图及下载,尽在

天天色!

  “瞎鸡巴扯蛋,这乡里七八岁的娃帮人放牛背柴多的是,有谁犯法了?是不是工钱开多了?你可以少开一点嘛。”

  支书来了精神,说话也就粗俗起来。“能多呆几天就多呆几天,送她回去又要作孽,妞在你这里帮你看铺子,也还好嘛。”

  “是的是的,”我陪着笑脸,心想着还不能送回去,这不是捧了一个烫手山芋?虽然我想找一个帮手,可还是觉得妞小了一些,不太合适。但支书这麽说,就先这麽着,等她爸来找她再让她回去算了。想到此,连忙岔开话题。

  言语间,妞炒完菜,怯生生地坐在旁边,不怎麽吃菜,我想可能在家里大概就是这样吧,于是夹了好些菜到她碗里,还给她开了一瓶廉价的饮料,反正我是不喝的,但看得出妞很喜欢。

  吃过饭,天快黑了,支书揣着我送的烟走了,乡下也没有夜生活一说,我吩咐妞关门,自己也晕晕乎乎地上楼睡下了。

  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有响动,我睁开眼,觉得口渴得厉害,起来喝了一大杯水,放下水杯,回头倒在床上,又听到轻轻的响动,好像还伴随着呻吟,难道妞不舒服,我喊了一声,没回答,我吓坏了,赶紧过去,推开妞的房门,拉开灯,只见妞全身赤裸,蜷着身子,两手捂着肚子,一副痛苦的模样。

  我急忙走到床前,伸手摇摇她的肩膀,问道:“怎麽了,妞,是不是肚子疼?” 妞摇摇头。我又摸摸她的额头,都是汗,温度不高。我急了,用力摇摇她:“怎麽了,快说。”

  “我想尿尿。”妞声音小得像蚊子。 原来是饮料喝多了,我放下心来,于是走进卧室,拿了手电筒,说:“走吧,我陪你去。”说完背过身子,让她起来穿衣服。

  乡下的厕所一般都在屋后,而我们住的屋修建在一个小坎下,没多余地方,厕所只好修在后山坡,黑灯瞎火的,我都有些害怕,别说小姑娘了

  到了厕所门口我站住了,厕所很简陋,一个大坑上面横上两块木板就成了,常发生小孩失足掉下去的事,所以; 我就用手电照着木板。

  妞大概是憋急了,踏上木板,没等我收回手电,拉下裤子就蹲下了……*   白白的大腿间,一条粉红的小缝微微绽开,清清的泉水从中间直泄而下,发出欢快的瞿瞿声,声音入耳,牵动着我全身的血液涌向胯间,小弟弟勇敢地挺立着,就像要钻出裤子去迎向他的归宿,心砰砰地跳着,如同催人上阵的战鼓,两手颤颤,仿佛在急切渴望去接触那滑嫩的肌肤……我口干舌燥,喘着粗气,大脑一片空白,眼前一片红霞。有一股力在我身体里剧烈的翻腾,促使我不是向前扑去,便是要往回跑。但是,身体外面似乎也有股力量钳制着我,使我既不能扑上去也不能往回跑,我就这麽木然地被钉在原地……